秘书(高干) - 6.祸水东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一次跟厅里一把手正式接触,对于几天前还是办事科员的卫琬来讲,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
    这使她很能体会古时县衙里,芝麻绿豆的小官要面圣的那种无法言语的激动。
    这是官本位制度内,出于本能的,对于权力中心者的敬畏。
    谁坐在那个位置上,谁就决定了你以后的前途是好是坏,再小心都不为过。
    她从六楼下来,后背仍处于微微发麻的状态,去厕所里摸了一把,出了汗。
    这一天内,她都在回味谢厅扫她时的神情,可以说那眼神再正常不过,什么都没有,绝对的公事公办。
    这就好,挺好,特别好。
    起码消防通道那件事可以安全的划水划过去了。
    年底是一年来最忙碌的时候,下面各市县的报告都要递交上来,上面下达的指标看有没有障碍问题。
    徐主任走的很不是时候,不过话换一面说,他的离开给卫琬创造了机会。
    在岗位上你做的再好,没有进入领导视野,没有领导认可再好也是不好。
    卫琬这边忙得不可开交,每天都要递交报告到厅长办公室。
    从第一次的紧张到后背发麻发冷汗,到现在的能够正常汇报,卫琬自觉进步了很多。
    这天楼上打来电话,口气不太好,说是谢厅叫她上去一趟。
    卫琬想要打听是因为什么事,对方不给机会,立刻挂了电话。
    厅长办公室里很开阔,进门就是待客区的长沙发,一盆茂盛的绿植点缀在拐角。
    屋内气氛不对,两名处长背对着她站在办公桌前,焦虑又很不安稳的样子,小动作不断。
    谢厅拿钢笔咚咚、咚地敲着桌上薄薄一份文档:“你们谁给我解释一下。”
    好嘛,两位处长开始互相甩锅,甩得那叫一个精彩。
    谢厅直接把文件丢了出来,正从两人肩膀处往后飞,飞到了卫琬的脚边。
    药政处姚处长扭头看见卫琬,眼里泛出光来,喝令一声叫她过去:“报告是你们办公室出出来的,你来说。”
    卫琬这才清楚,叫她上来是为了祸水东移呢。
    卫琬捡了报告,拍拍上面的灰,正步走到桌前,处长们纷纷把战场让开。
    她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计财处处长凑上来翻到第叁页,指着淳化县的数字耳语两句。
    卫琬大学时辅修的是经济,对数字很敏感,她很确定地说:“这个数字没错。”
    大家诧异地望着她,谢厅往后一坐,右手搭在桌面上,手指敲了敲:“好,你跟我说一下。”
    徐主任信任她是有理由的,大多报告和审查都是由她来统计处理,她是不允许自己烦任何低级错误,所以审查时一旦发现有所出入,都会亲自打电话联系下面市县去核对。
    这个5.12%的数据正是她核过的,当时她也觉得奇怪,因为5.12远远超过了厅里给下去的指标。
    当时她还问过徐主任,这样报会不会有问题,徐主任说没关系,说我们只管汇总。
    这也是第一份从她手里直接递交给一把手的报告。
    一时间各种念头从脑海里划过,很多事情看起来是巧合,但不一定真是巧合。
    好在卫琬准备充分,在谢厅的默认下,拐到办公桌内侧,伏下身来往前翻了一页开口叙述。
    除了报告上的文字,还有她从淳化县卫生局那里了解到的信息,一一叙述出来。
    谢厅默了片刻,道很好,你先出去吧。
    卫琬路过两位处长,计财处的那位偷偷地给了她一个“很不错”的眼神。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