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高干) - 211.“法律指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谢宁犹豫要不要跟卫琬讲实情,讲的话,怕她有心理负担。
    可是当真面对在家里不主动提那个话题的卫琬,面对一碗再简单不过的清汤肉丝鸡蛋面,谢宁还是决定坦白——不是他需要坦白,而是小琬需要他的坦诚。
    他朝卫琬伸出来手,卫琬捏捏他的指腹,坐到男人的大腿上。
    白天的事大略地梳理一通,卫琬捧着他的脸:“谢谢你,阿宁。”
    她很开心,说自私也好,说通情达理也罢,谢宁在用行动告诉她——他们是一体的,不分你我。
    “举报人现在有消息吗?”
    其实答案很明显。对他们两私生活如此关心,又的确知道他两关系且在对立赛场上的,也只有徐怀那方面了。
    但就直觉来讲,作出这个动作的意志主脑,不一定就是徐怀。
    “你就对你的老朋友那么有信心?”
    谢宁做出吃味的调侃状,卫琬捏他的脸:“徐怀.....他太自负,大概不屑于用这种招数。”
    就如组织部那位领导说的,工作能力好一点就好一点,差一点也没关系;私人生活作风只要不违法不犯法,严格来讲,组织上不好干涉,真要追究,不一定能产生多大的效果。这些徐怀能不明白?他真要做什么,这封针对私生活的举报信反而是打草惊蛇。
    当然还有更深层次的心理因素,在徐怀心里,他曾经爱重的过的恋人,不能有污点。
    卫琬和谢宁脑海里同时闪现这样的想法,但都没说,相视一笑。
    “公安那边有朋友帮我查看了当时附近的录像,看到一个车牌号xx,九成就是郑志红投的匿名信。”
    原来是郑志红与徐的妻子联手啊。
    “他人呢?你一直在观察他?”
    谢宁点点头:“他现在是个打手的角色,背后有很深的问题。”
    卫琬问:“老公,你在等什么?”
    权色交易的问题才过去两天,更大的危机爆发了。
    而且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眼前。
    例行的厅内工作汇报会开展时,两辆白车和叁辆蓝色公检法的商务车呼啸着开进省卫生厅的大门。
    身穿蓝白制服的公检法人员拿着最新的调查委任状,敲进办公大厅厚重的红木对开门。
    调查小组以纪检副书记带头,检察院的公职做配合,毫无情面地,请一把手谢厅配合调查。
    不仅是谢宁,还有正在汇报工作的上了一定级别的领导,自然也有卫琬。
    大家一时呆住,然后是层层涌浪似的混乱。
    谢宁起身:“配合调查可以,这样是不是太影响厅里的工作?”
    纪检副书记打哈哈:“我们也是奉命行事嘛,配合就好,我们也不想耽误大家的正常工作。”
    谢宁是主调查对象,但日常事务还需要有人主持,他刚要点名温国华,副书记朝他摇了摇头:“温副厅也要配合嘛。”
    李东挺身而出:“谢厅,老温,你们放心,我会维持日常工作秩序。”
    监察部门此次出击提前毫无风声,打了大家个措手不及,副书记的意思是就在附近的招待宾馆里进行调查记录,大家吃喝睡都在一起。言下之意,防止有人逃窜,或者互通消息。
    几辆汽车把人载到招待宾馆,每个人不同房间,通讯设备一律没收。
    谢宁和卫琬在同一楼层,就在隔壁房。
    进门前,谢宁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尽管如此,卫琬不可能就这么放心下来,彻夜的失眠,次日早上八点,开始对她进行询问。
    摄像机架了起来,红色的波点示意录像开始,桌前一位询问人员,一位速记员,副书记在后面游来游去,并未参与谈话,仿佛只是单纯地对被询问者施加压力。
    所有的公职人员最怕的,也就是他们纪检了。
    就像一个普通人,突然被羁押到警察局去隔离审讯。
    “我们得到消息,谢宁在去年的医疗系统改革中,暗地收受贿赂,同时,对成州药业有私人利益往来,给予成州药业偏向性利好政策,第叁,资料显示,省中心医院住院部和门诊部大楼的重建中,谢宁泄露标的,让自己的熟人以过低的标的中标。”
    “卫主任,你作为谢宁的秘书,也是你们厅的办公室主任,想必知道一些内情。”
    “现在坦白,我们会斟酌宽容处理,考虑到你的处境,你顶多算违纪,但是如果你拒绝配合,你恐怕就要面临法律上的指控了!”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