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高干) - 212.“注意语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种种指控,令卫琬寒胆不已。
    随便一条拎出来,都是剑指谢宁作为省卫生一把的在滥用职权、以权谋私、权商勾结的利益交换,一个渎职罪、一个泄露国家机密、以权谋私的职能部门犯罪。
    这叁大罪状落实下来,谢宁就不是处分、留任观察的问题,而是直接面临公检法的指控,面临是判处刑事犯罪而入狱。
    纪检询问人员面无表情,甚至是铁面无声,面对这些,卫琬浑身泛冷,拖在大腿上的双手手心冷汗丛生,不住地发抖。
    在纪检的控诉和招安面前,她感到一股巨大屈辱,这种屈辱伴生着来自权威部门的威胁,心脏的泵垒作用完全丧失,血液凝固着流不动。
    在公检法面前,个人渺小又无力。
    对面的询问者言之凿凿,仿佛谢宁已经是板上钉钉的犯罪份子,而她则是从犯。
    卫琬既僵硬又混乱,忽的划过谢宁转赠的巨额财产,他真的能扛过公检法的实际侦查?
    念头一过,胃部跟着抽搐,甚至眼泪都要留下来,她竟然在莫名的没有确凿证据的指控面前,对谢宁的清白有着摇摆的心思?
    这个世界上就算谁有问题,谢宁也不会有问题。
    不光是处于感情的全然倾斜,还有处于现实逻辑的考量。
    “怎么?卫主任有想到什么细节了?”
    看到她面色的惊疑不定和犹疑,这位很有经验的工作人员立刻改变了态度,轻言细语地、仿佛感同身受:“我可以再重复一遍,我们考虑你的工作属性,不排除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人利用。如果你可以提供具体细节和讯息,不妨算作将功补过。”
    卫琬立刻意识到,对方在使用怀柔策略了。
    偶尔会释放出退一步的好言好语,仿佛只要她肯道出“实情”,她还是安全的。
    卫琬点头,对方精神为之一振:“你说,我们会基于实际情况,保障您的利益。”
    记录员甚至已经提笔预备奋笔疾书。
    卫琬笑了笑:“我仔细地回想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任何疑问之处。”
    她的胸膛挺了起来,又是一副自然的微微前倾的体态,潮湿的双手改而放到桌面上来。
    十指交扣着,反问对方:“你们说得到消息,是有确凿的证据么?”
    对面的叁人组同时大吃一惊。
    被询问者明显从被动状态转化成——坚定的主动进攻者。
    有人的脸甚至红了红,但很快通过喝令掩盖过去。
    当然是没有确凿的证据,有的话就直接就是检察院打上门了。
    卫琬的反将一军让室内尴尬丛生。
    纪检副书记更有经验,轻咳一声,在后面拍了拍询问人员的肩膀,然后主动权又被抓了回来。
    卫琬却是直接道:“在职权范围内,谢厅向来是我们厅所有人的标榜和人行的行为准则。我们厅的工作氛围,可以说全在他的带动下变得更健康更有朝气。”
    “更有者,全省的卫生系统这两年的改革工作,也是谢厅排除异议全程推进。”
    “我不知道对于这样的领导,这样的公职人员,你们的态度如此苛刻,到底是对谁有好处?传出去,我们这些基层工作者,还能对gj的公正性和法律性,还能保持信心么?”
    天啊,遇到一个硬茬。
    真是叫人咬一口还得拼得牙碎的风险。
    纪检副书记嘿嘿地笑了起来,搓着手,想分她一根香烟缓和一下气氛,一看她女性的体态和容颜,又尴尬地把香烟丢到桌面上。
    “小卫啊,你太激动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有人举报,我们就要侦查,对不对?这是我们的工作本职,也是对所有人的负责。希望你不要对我们有敌视和对抗心理。”
    卫琬摇头,端起冷掉的白开水饮了一口润嗓子:“并非我激动,书记。我很理解你们的工作,但也请你们将心比心,不要让我们丧失信心。捕风捉影的事,对一个严于律己、对工作高度负责的公职人员,应该给予他基本的公道。”
    “再说了,”她微微地笑,熟悉她和谢宁的人看来,会立刻感受到这种笑容跟谢宁是有多神似:“打心理战,从人的自保心理出发,驱使人性去捕捉你们侦查对象的错处,再以之攻击,这种事,在历史上不是很常见?”
    真是让人难堪啊!怎么说得他们纪检的,跟历史上那些诟病正直名臣的流氓似的?
    “嗐,卫主任,请你注意说话的语气!”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