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高干) - 214.“声东击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不晓得哪里泄露的风声,言之凿凿这回谢宁是废了,具体的几大罪状虽然没有对外公布,但是有一笔礼品中夹杂巨额港币的事,已然铁上钉钉。
    李东坐在茶室里呷了一口上好的大红袍,听了这事眉头一挑:“咦?有这种事?他....不会吧。”
    跟他对坐的是纪检二处一个科长,职位不高,但是从别处摸来了消息。
    “怎么不会?其他的事我说不准,这事我九成肯定。”
    李东惊异暗喜,真没想到谢宁平时那样,私底下会犯这种最低级的错误。
    简直就是瞌睡送枕头嘛,一时神清气爽,还给谢宁说好话:“我看,其中可能有误会。”
    科长翻了个白眼:“知人知面不知心啊,李厅。不是谁都像你一样廉洁经得住考验的。”
    18名人员的询问工作仍在进行,陆续有些人被放了出来,但被严格要求,不可透露调查组里的任何细节。
    章丞也出来了,尽管瘦了一些,但精神面貌甚好,从未这么好过。
    李东很欣赏他,很多活动都把人带上。
    章晚上约了朱玲玲吃饭,朱在家暴之事后,狠下心来费尽心思离了婚。
    因为提前做了详细的准备,让她那个人前谦谦君子的副教授老公净身出户地滚蛋。  不仅如此,副教授被曝光在校区内跟手底下的研究生不清不楚。研究生开始还站她老公一边,后来站出来指控教授滥用职权、威逼利诱、哄骗上床。
    朱玲玲私下跟她有交易,借着情敌置前夫于粉碎碎骨之境地。
    离婚后独居的朱玲玲,更自由、更肆无忌惮、更潇洒,这才觉得之前自己的眼界还是太狭隘了。
    章丞因为还在卫生厅,人际关系保持对她也有好处。
    成熟有手段的女人就要学会摒弃个人无谓的情绪,借着章丞对她的愧疚之心,她还是有利可图。
    “这个世界还是有正义的,我终于等到了!”
    章丞眼神凌厉而得意,一口喝干了杯中红酒。
    朱玲玲一问,大惊失色:“你连卫琬一起告了?”
    章丞呵呵点头:“他们一丘之貉,狼狈为奸。”
    朱玲玲顿时恶气丛生,只是仍旧妩媚地微笑:“你还记得,那时是她来送我去医院?”
    说着起身给了章丞一耳光:“你办不到的事,她替你办了,看在我的面子上,你也能这么做?!”
    章丞愕然,傻愣愣地捂脸:“我....”
    朱玲玲指向门口:“今天没心情,你给我滚。”
    章丞精神萎靡,他现在整个心神都在朱玲玲身上。
    照例往楼上去,一班调查组人马正从厅长办公室出来,每人都抱了一迭文件。
    这是要从头到尾来个资料材料彻查了。
    他往里瞅了一眼,原来干净整洁的厅长办公室此刻一片狼藉,一时觉得非常解恨。
    李东招他进来,笑呵呵地:“小章啊,昨天没休息好?感情不顺?”
    章丞自尊受损,感到屈辱:“不是的,没有,领导,有事情您交代。”
    李东有点不舒服,这人真是很不会看人脸色,但好在立场一致,绝对衷心。
    “是这样,我们要出差两天,去博鳌参加国际医疗器械展销会,厅里的情况你也知道,大家都不在状态,你要不要跟我去啊?”
    他绝对没想到的是,这一走,他就再也没机会堂堂正正地回单位。
    即便是章丞,也是回来端一箱属于自己的私人物品,狼狈地提交辞职申请书。
    也就是李东上飞机的当天下午,调查组的取证人员蜂拥进了他的办公室,所有的重要资料都被送到纪检相关审计部门。
    检察院搜查科随之而来,竟然在休息套间的厕所里,敲出了中空层。
    光洁的瓷砖轻易被敲碎,里面落出一袋又一袋用塑料袋扎好的现金。
    不光是现金,还有外地银行的存折,高档手表、珠宝若干。
    现场点钞员手都要数断,点钞机嗡嗡地都快冒烟,猩红刺目的人民币堆了一地,总计金额高达千万不止。
    至于存折里的数目,会让所有人大跌眼镜,吃惊不已。
    谁能想到平时看起来两袖清风、着装简朴的李副厅,竟然是个巨额贪污份子。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