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禽太深(nph 高干) - 01.第一次的遇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对于堂姐能嫁给省检察长,一个年轻的才29岁省检察长,林清然是嫉妒的。
    有多嫉妒?嫉妒到想抢走她的丈夫——沉执。
    似乎只有这样她的心里才能痛快些。
    林成栋,也就是她叔叔一家向来看不起她,更看不起她父母,原因无他,从他在交通运输局升上科长的后,就瞧不起她做售货员的母亲和只是个小小车间主任的父亲。
    所以林清然常想,好在林成栋只是升了个科长,要是再大一点的职位,他得把尾巴撬上天去。
    可是现在他的女儿却嫁给了,嫁给了省检察长,她就算努力一辈子,都比不过林清云,一点都比不上,这就是阶级差距,她不是一个喜欢用心灵鸡汤粉饰太平的人,也不是一个有阿Q精神的人。
    本来她只是在心里想想也就算了,可又偏偏在朋友圈看到陆长宁的发的照片,从同学宋望北的口中得知林清云要带陆长宁去慈善晚会,她又百爪挠心的难受了起来,给宋望北发了几个消息,哄他带她一起去。
    陆长宁是林清云小姨的女儿,她和陆长宁从小就认识,小学和初中也都在同一所学校就读。
    大概是有孽缘,今年她们又考进了同一所音乐学院。
    慈善晚会内,林清云撞见她,面色有些尴尬,虚伪的说了一句,“我以为你不喜欢这样的地方,所以就没叫你。”
    她笑了笑,无所谓的说:“没关系。”林清云不带她来又怎么样?她还不是哄宋望北带她来了。
    这场慈善晚会是由南城慈善会长举办的,请的都是在温省,在南城有头有脸的人物,在这里以省检察长夫人的妹妹出现,对以后的人生有多大的帮助,林清然清楚,林清云更清楚,所以才不愿意带她来。
    一双蹭亮的皮鞋出现,林清然望着眼前这个清俊的人,他的相貌英俊到一种极致,这让她更加嫉妒起林清云来。
    “姐夫好。”林清然弯起嘴角,鼓足勇气,向他打了个招呼。
    “嗯。”沉执一眼都没看她,只冷冷的点了点头,搂着林清云的腰离开,陆长宁也随即跟在他们身后。
    沉执根本看不上她,一点也看不上,林清然心里泄了气,放开挽着宋望北胳膊的手,“你去找长宁吧,我一个人走走。”
    “然然,不是。”宋望北看着陆长宁的背影,又看了看她的背影,左右为难。
    “许厅长。”
    “啊!”她随意的走着,突然身后有人用力的推了她一把,脚下一崴,在即将要摔倒之际,她下意识抓住前面人的胳膊。
    噗通一声,那人被她一起拽下水池。
    “救……救命。”她不通水性,脚又崴了,跌进水里,猛呛了几口水,使劲儿在水里挣扎着,却怎么也爬不上来。
    突然,一只大掌扣住她的腰,将她从水里捞了出来。
    “谢……谢谢。”她喘了几口气,缓过神来,连忙道谢,睁开眼看向眼前这个男人——30岁左右的模样,眉眼深邃,看上去很清贵的样子,长的很好看,跟沉执一样的好看。
    男人紧盯着她,目光缓缓下移,落在她的颈上,而后是被湿透的轻纱包裹住的胸部,她防备的抱紧双臂,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
    “然然。”宋望北一路小跑了过来,注意到许镇司的眼神,他连忙跳下水池,脱下外套盖在她的身上,将她护到身后,“许厅长,这是我同学,有什么冒犯您的地方,请您见谅。”
    说完拉着她的手腕,匆匆离开。
    厅长?应该是省级的,宋望北的舅舅本身是市政委书记,看着宋望北像是有些怕他的样子,那就是了。
    林清然转过身去看了他一眼,发现他也在看她,朝他腼腆一笑。
    宋望北将湿透的人抱到了车里,急忙开车送她回家,她蹙了蹙眉,这次哄宋望北带她来这个慈善晚会,就是为了见沉执的,结果……很失望。
    “刚刚那个人是谁?”
    “许镇司,省警察厅厅长。”宋望北说着,又嘱咐她:“离他远一点,他脾气是真的坏,而且……而且他每次……算了,不说了。”有些话他不好意思说。
    “哦。”她点了点头,省警察厅厅长,那应该和沉执差不多。
    “不过我妈今天准备了两个女人给他,他应该记不起你的。”说到这里,宋望北像是松了口气。
    “这些人,怎么什么人都敢往我这里送?”许镇司看着眼前的两个女人,摇晃着手中的酒杯,嫌恶的拧紧了眉,“——给你们玩儿了。”
    深红色的酒液中沉浮着半透明的冰块,听着酒中冰块撞击酒杯的声音,不知怎的,一想起水池里耳边那几声喘息,他身下的东西就不自觉的崩紧涨大。
    回到家里,爸妈不放心,一直在客厅等她,见她浑身湿透了,问长问短的,她随便应付了几句,去卫生间冲了个澡,躺到软乎乎的床上,沉沉睡了过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