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禽太深(nph 高干) - 02.她的小心思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天早上九点多钟,她收到宋望北的消息,叫她最近几天不要出去,就呆在家里,等过几天他给她介绍一个人,让她千万要小心一点许镇司。
    许镇司喜欢她,或者准确一点来说,是见色起意。
    她算不上聪明,也算不上笨,这一点还是看的出来。
    不过,他可是省警察厅厅长,长的好看,又年轻,她难免不会起一点小心思。
    她看多了得一点势就能换来很多便捷的事,她也想要,很想要,可是要小心,行差踏错一步,就会变成一个用来性贿赂、性交易的工具,一次次被送给陌生男人,这种事情不要太多,她不想堕落成那个样子。
    宋望北的妈妈就是靠这些在官商两道周旋,混的如鱼得水。
    至于宋望北,她对他最初的印象是一个呆呆的小胖墩儿,喜欢女生,喜欢漂亮的女生,不过没什么坏心思,只是那时候大家都不知道他的家里情况,不管男生女生对他总归是有些嫌恶的,主要是那时他性子太软,人总是欺软怕硬的,不管什么年纪,那时她看着他可怜,总会帮他说几句好话。
    所以她想,宋望北即使喜欢的是陆长宁,也是不至于害她的。
    过了两天,宋望北送了一条连衣裙来,一条粉色齐膝小裙子,她穿着很合适,看起来很娇嫩,他还嘱咐她不要特地的化妆。
    是玩儿桌游,一共七个人,除了她和陆长宁,其余都是和她们年纪相当的男生。
    为首是一个穿白色t恤的男生,他不是沉执和许镇司那种好看到能让人一眼怔住的长相,可是看上去清爽又阳光,这就是宋望北说要介绍给她的人,她看过照片的。
    那人看向她,突然的一怔,嘴角微弯,局促的和她打了招呼:“你好,我叫陈洛书。”
    林清然脸上微微一红,心跟着怦怦跳,“你好,我叫林清然。”
    她想她是有些喜欢他的,可是喜欢并不能当饭吃。
    陆长宁明显不悦,林清然和陆长宁是死对头了,很自然的关心陆长宁的动向比关心陈洛书的动向还要多。
    玩桌游的时候,陆长宁总是有意无意的注意着陈洛书与她的互动,林清然明白过来这是怎么回事,于是为了气陆长宁,她故意和陈洛书亲近起来。
    不过陆长宁一向比她还要心高气傲,陈洛书要是个普通人,即使她再怎么喜欢他,也不会对他上心的。
    回去的路上,从宋望北的口中得知,陈洛书比他们大一岁,在北都国防大学就读,他的父亲是省军区司令,于是她心里明白过来,怪不得陆长宁那么在意他,宋望北又似乎在把她往陈洛书身边推,宋望北喜欢陆长宁,这是谁都知道的事。
    晚上聊天群里,陈洛书提议去玩射击,特地问了她,林清然回了一个字‘去’。
    第二天陈洛书开车来接她,说是宋望北叫他来接她的,说着说着竟然有些紧张,她忍不住勾唇笑着,手僵硬的握着安全带,悄悄看了他两眼。
    这是间私人庄园会所,宋望北家经营的。
    到了射击室,宋望北和陆长宁已经在里面,陈洛书牵着她的手进去,给她戴上耳罩,将一把手枪塞到她的手里,从后面抱住她,对准射靶。
    “望北之前跟我说你没玩过这个,我教你玩。”
    陈洛书就这么紧贴着她,她耳朵羞得通红,他身上有种特别好闻的味道,她很喜欢。
    几枪下去,陈洛书放开她,问她:“怎么样?好玩儿吧?”
    林清然放下手中的枪,将耳罩摘下来,有些羞怯的说,“我不喜欢玩这个的。”她想看看陈洛书的反应,如果他真的喜欢她,肯定会换个方式讨好她。
    “那,你喜欢什么?”陈洛书微微愣了一愣,求助似的看向宋望北,大多数男生都喜欢玩枪,可女生不一定,他没追过女孩子,也不知道女孩子喜欢什么,只顾自己喜欢了。
    见陈洛书如此,她心里大概有了数,又赶紧道:“不过,我喜欢看别人玩,不如你和望北比比,我和长宁做裁判,怎么样?”
    宋望北基本上是比不过陈洛书的,她笃定,所以才这样提议,她知道男生都爱在自己喜欢的女生面前比,不管比什么,只要能证明自己比对方出色,就行,这是雄性动物的本能。
    “无聊,我不比。”宋望北丢下枪,连声拒绝。
    “跟我比比,怎么样?”
    一个声音低沉的声音响起,是许镇司,他朝他们走来,眉眼中天生带着几分不受束缚的桀骜张扬,前几天才见过他,林清然对他的印象很深刻。
    “许大哥。”陈洛书有些慌,就算离开学校这么多年,许镇司在学校里的威名一直还在,每一届枪法大赛他都是冠军,从无例外。
    “怎么,怕输吗?”许镇司紧紧盯着他,轻笑道。
    “没,没有。”陈洛书不想在喜欢的人面前丢了面子,硬着头皮应道,比一场就算输了,总比做个不敢迎战的懦夫好。
    几回合下去,并无例外,他输了,陈洛书低下头。
    许镇司得意的放下手枪,望向那道娇软的身影,“谁赢了?这应该很好判断的。”
    气氛着实沉默,她抬眼看向许镇司,许镇司紧紧盯着她,她被盯得耳朵发红  ,眸子微闪,“许厅长赢了。”
    许镇司冲她一笑,满意的离开,遇到宋太太,突然停下了脚步。
    “我说,这么些天都不把人给我送过来,原来是另有打算。”
    宋太太在背后看不清他的表情,只是听着他阴冷低沉的声音,都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她把宋望北叫了过来,训斥了一顿。
    那天晚会,许镇司和沉执都看上了这个女人,沉执的手下是暗示,许镇司的手下就是明示,她两边都不好得罪,就想拖着,可她这个混蛋儿子竟然还把她介绍给了陈洛书,这下她……更是没有办法。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