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禽太深(nph 高干) - 05.逃跑检察院里的对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一连叁天,许镇司每天晚上都会来医院看她,除了舔穴吃奶子,几乎没有下一步的动作。
    林清然知道,他是在等她手上的伤被养好。
    之前那个护士被换走了,现在这个,样子虽然没有以前那个年轻漂亮,却是挺很和善的,之前那个护士看起来对她恶意很大。
    她装作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和这个护士聊了几句,从侧面探听到许镇司这一年住院都是那个护士贴身照顾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她看过许镇司对待宋望北那副残暴的样子,一直心有余悸,许镇司今天能为她打护士一巴掌,明天不喜欢她了,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林清然下定决心,拼一把——逃,逃开许镇司,找把庇护伞。
    去找陈洛书?虽然陈洛书的父亲是省军区司令,可陈洛书自己只是个学生,而且手机并不在身边,她也联系不到他。
    她只有一个办法了,去省检察院找沉执。
    白天,她借口想出去走走,观察地形,这里是市医院,但这栋楼却是高干病房,她不熟悉,平时这里也不让普通人进,但只要能出了这栋楼,她就能跑的了,毕竟从小到大打疫苗,发烧感冒都是来这里的。
    晚上,许镇司过来,埋在她腿间一阵猥亵,把她弄高潮两次才肯放手,去卫生间冲了个冷水澡,回来抱住她,含住她的奶子吮吸着,把她两只奶子吮的又红又肿。
    熄灯,准备睡下,许镇司让她枕在自己胳膊上,紧搂住她的腰,林清然沉呼了口气,娇嗔道,“许厅长,我不喜欢这里的病号服,穿着好难过。”
    “衣服而已,明天让人给你送过来。”
    翌日早上,许镇司就让人给她送来衣服,有二十来件,什么款式都有。
    这栋楼一共四层,她住在第叁层,除了她,没有其他病人,叁楼许镇司是有让人守着,一楼出口也有人守着,戒备森严,从门口她是跑不了的,只有从窗户。
    她用床单、被套和衣服拧成绳子,系在安全窗上,紧紧抓着绳子,探出窗外,一步一步往下爬,手上过于用力,腕上的伤口又裂开,渗出血来,顾不了那么多,顺利爬下楼后,她沿着高干病房楼的背面走,好在医院的绿化不错,她沿着大树走,一直没被发现,远离了那栋楼,她心里松了口气,一路小跑出医院西大门,拦了辆出租车。
    “麻烦,师傅,去省检察院。”
    林清然紧张的不住的回头看,生怕许镇司的人发觉她失踪,追上来,到了省检察院门口,她不好意思的皱紧了眉,将手里的项链摘下来,这是她爸妈在她十八岁生日在买的一个金手链,很简单的设计,主要是性价比高,“我手里没现金,这个给你。”
    手腕上的血越渗越多,她紧紧捂着腕口,说完,不等司机反应过来,她匆匆跑下车,冲进省检察院大楼。
    “你们省检察长在哪儿,我是他夫人的妹妹,我叫林清然,请他出来一下,我有话和他说。”
    “然然!”
    耳边传来一声阴沉冷冽的声音,是许镇司,她忍不住浑身颤了颤,连头都不敢回,盲目的往里跑,往楼上跑。
    “姐夫,姐夫,救救我!”她惊恐的颤泣着,一边跑,一边回头看向紧追着她的许镇司,绝望的大声嘶吼着,“姐夫,快出来,求求你,救救我!”
    “然然,过来。”许镇司压抑着怒火,死死盯着她,“我只说这一遍,否则……”
    她哭着连连往后退,心底怕的要死,她见过他是怎么把宋望北打的半死的,他绝对,绝对也不会对她手下留情的。
    “许镇司!”
    步履急促的脚步声渐渐接近,仿佛抓住救命稻草般,她转身满眼泪水的扑到沉执怀里,“姐夫,求你救救我,许厅长,许厅长他……他要……。”
    “林清然!”许镇司紧紧攥起拳头,沉声道:“再给你一次机会,过来。”
    看着自己看上的女人泪眼婆娑的扑到沉执的怀里,许镇司只觉得怒火中烧,从来没有一个女人敢忤逆他,她是头一个。
    “沉执,这是我的女人,你少管闲事。”他铁青着脸,一步一步向她逼近。
    看着许镇司满是怒气的那张脸和他身后黑压压一片的警察,林清然吓得浑身冒出一股冷汗,在他伸手要碰到她之际,沉执一把扼住他的手腕。
    “许镇司,你敢碰她一下试试!”沉执说着,环住她的腰,将她推到身后,手微微一挥,向身后的司警命令道:“请许厅长出去。”
    “就凭你们!”许镇司紧拧着眉,拔出腰间的配枪,举起手枪,冲着天上“砰砰砰”猛开了几枪,神色凶狠的紧盯着她,“林清然,你给我过来。”
    林清然死死咬着唇,唇色一片苍白,怕的要死,如果许镇司把她抓回去,一定不会饶过她的,她抓住沉执的胳膊,指腹异常的苍白,泪水噙在眼里一圈一圈的打转,“姐夫,救救我,求你救救我。”
    “许镇司,你以为我怕你吗?”沉执从身后司警的腰上,猛地拔出枪,瞄准许镇司,枪口微微一侧,对着他身旁警员的肩,扣下扳机,“都他妈给我滚!”
    枪响过后,随着一声痛苦的哀叫,一股血腥的味道在空气中蔓延。
    “沉执!”许镇司气的咬紧了牙,举枪对准沉执,随着他的动作,身后的警员亦是举枪对准沉执那边的司警。
    双方剑拔弩张的对持着。
    “许厅长,沉检察长。”就在此刻几队武警冲了上来,为首的是武警副司令郭伟,“有话好好说。”
    “沉执,她是我的!”许镇司说着,擒住她的手腕,要将她从沉执的身后拖出来。
    伤口本来就裂开,流了不少血,再被他猛地一掐,她只觉得一片眩晕,晕了过去。
    -------------
    司警是司法警察的简称,检察院和法院里的警察是司警。
    武警是维稳的,地方部队,隶属于国务院和军委双层领导。
    两个都并不受警察厅指挥。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