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禽太深(nph 高干) - 08.只插入龟头+口(沈执)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舔干净穴口的清液,他裹住蜜口吸吮着,细细的品尝,将舌尖探进她的穴里,深吸浅舔,轻轻戳刺的着,小心的避开那层处女膜。
    “呜……痒,然然痒。”她被舔吃的呼吸都不顺畅了,喘泣着弓起后背,唇齿轻轻打着颤。
    蜜液一股股的汩汩涌出,唇舌抵在穴口重重一吸,转瞬将水液卷进嘴里。
    “嗯嗯……难受。”她摩挲着两只小脚丫,看起来既可怜又可爱。
    沉执咽了咽口水,解开皮带和裤扣,  坐到床上,靠在床头,分开她双腿,把人抱在怀里。
    “然然,看着我的东西。”沉执拍了一下她的背,指示她。
    林清然低头看向他身下的东西,羞的脸都红了,东西又粗又大,有她手腕那么粗,真进去不得把她撑破。
    沉执用龟头磨蹭着小口,刺激得小穴不住的吐出汁液,收缩着吸住龟头吮吸,他的呼吸声越来越重,戳弄着湿淋淋的穴口,将龟头慢慢塞了进去,渐渐的动作幅度越来越大。
    “我说过不能插入的。”她哭着想推开他,“你骗人!”
    “别动,乖一点。”沉执用力给了她屁股一巴掌,带着强势的,不容拒绝的语气,命令道。
    她不敢惹怒他,委屈的抿紧了唇,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下。
    沉执看着她这副样子,心里的气下来了一半,伸手去抹她脸上的泪:“不插到里面,就在处女膜外面做,别哭了。”
    “嗯。”闻言,她止住了哭声,乖巧的点了点头,提醒他,“不要把处女膜弄坏。”
    龟头撑开褶皱,挤了进去,沉执掐住她的屁股,色情地戳弄着湿漉漉的穴口,挺腰缓缓抽插着。
    身下疯狂的泛滥出可耻的淫液,小穴里头空虚的要命,疯狂收缩着喷出一股水液,浇在他的龟头上。
    沉执低头含住晃动着的奶子嘴里嘬了一下,伸手拧住那块小豆儿使劲儿揉搓了几下。
    “啊啊……”阴蒂就被玩弄的肿了一圈,她颤栗着身子,张嘴狠狠喘息着,痉挛着从穴心喷出一股淫液,嘴角也滑出些许津液。
    沉执搂住她的腰,将她嘴角的津液舔干净,抽出龟头,按住她的头,往下压,命令她道:“吃下去。”
    龟头抵在她的唇边,亮晶晶,湿漉漉的,有她淫液的味道。
    林清然涨红了脸,羞怯的含住他的龟头,可龟头太大了,她只能勉强的裹进嘴里。
    沉执拉着她的手,让她握住阴茎,阴茎又硬又热,布满了狰狞的青筋,刚碰到柱身,她的手心就像被火烧了般的发烫。
    她依照他的嘱咐,一边吮吸吞吐着龟头,一边撸动着茎身。
    沉执不停的揉着她的头,舒服的享受着她的口交,她的唇又软又湿,一点都不比小穴差。
    她吞吐撸动了好一会儿,虽然那块小孔会时不时的渗出一些水液,可他却丝毫没有要射的意思,她明白了那块小孔是男人的敏感点,射精的地方,于是她故意用舌头舔一下那个小孔,再用力嘬一下,一下比一下重。
    龟头被吸得酥酥麻麻的,沉执红了眼,将阴茎重重顶进她的嘴里,狠狠抽插了一阵,把精液全都射进她的嘴里。
    滚烫的精液射进她的嘴里,她忍不住挣扎了几下。
    “把精液都咽下去。”沉执倏地眯起眼,依旧将鸡巴堵在她的嘴里,哑声命令后,才将阴茎缓缓拔出,离开时拉起一串淫靡的银丝。
    她皱紧眉头将精液全都咽了下去,这味道也不是多讨厌。
    沉执环住她的腰,将她圈进怀里,亲了口她的唇,“然然真乖。”
    他的有股很清冽的香味,她忍不住往他怀里蹭了蹭,能保住处女膜就好了,她也没有过多要求。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