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禽太深(nph 高干) - 09.他不会娶她的下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大半个月,沉执夜里一直来她房间里缠着她,她不肯他操进去,沉执就威胁她说再不肯让他操小穴,就要把她屁眼儿给操了,她掉了几滴眼泪,才把沉执勉强稳住。
    晚间,沉执和郑昭一起在书房办公,让她枕在他的腿上睡,郑昭是沉执父母收养的,和沉执从小一起长大,关系很亲厚。
    “上次那个来上访的那个女人,我已经安排妥贴了。”郑昭说着,突然语调一转,笑道,“听说赵成这几个月,连包烟都不敢收。”
    赵成是宋望北的舅舅,是南城政法委书记。
    “你不准办他?”见沉执不说话,郑昭又问。
    “不急。”沉执揉了一下太阳穴。
    赵成和他妹妹在南城摸爬滚打了多年,手上的资源丰厚,借着钱色交易,疏通关系,有着自己的人脉关系网络。
    圈子,派系,在普通人眼中只是个概念,但在政治系统中,却是一个官员安身立命的本钱.,要想完全置身事外,其结果很可能就是被边缘化。
    温省大大小小的官员,虽然基本都是许家的派系,省部、正厅、正局这些自然在许家的关系网上有着地位,可下面那些较小的官员是接触不了许家的,出了事,自然需要一个人帮着找上边照顾,这就让赵成在温省造就了个小圈子,给上面的官员上供钱色,对下面的官员恩威并施,下边的那些自然会听他的话,于是就组成了自己的小关系网。
    光除掉一个赵成是没意思的,对许家在温省的布局毫无影响。
    看向腕上的表,已经十一点半了,睡在他膝上的人不舒服的换了几个姿势。
    “已经很晚了,回房休息吧。”沉执合上案卷,将她起,放到床上。
    郑昭望着他抱着怀里人的样子,不禁蹙了蹙眉。
    奶子被放在掌心轻柔着,林清然呢喃着推拒着他,“不要,明天再弄,我要睡觉。”
    沉执将奶子含在嘴里吮了吮,松开,将她拥在怀里睡了过去。
    清早,天刚亮。
    “嗯嗯……痒。”舌抵在穴口上来回舔舐着,小口被舔的又湿又软,饥渴的张合着,渗出一股股蜜液。
    “然然,给我。”沉执亲了一口不停淌出清液的蜜穴,声音哑的厉害。
    她清醒了过来,转身,抱住他,吻住他的唇,将小舌送了进去,一番缠绵过后,沉执将她压到身下,解着身上腰带。
    林清然忙按住他的手,“别,我还没准备好,我给你口。”
    沉执:“……”
    见他脸色冷了下来,她赶忙伸出小手解开他的腰带,握住他的性器,缓缓撸动着,撒娇道:“然然很喜欢吃姐夫的鸡巴,姐夫,就让然然吃姐夫的鸡巴,好不好?”
    沉执低哼一声,从她身上移开,坐在床头,林清然跪在他的双腿间,低头含住龟头,将粗硕的阴茎一寸寸塞进嘴里,有模有样地吞吐起来。
    炽热的欲望在她嘴里越涨越大,她一边握着阴茎撸动着,一边含住大龟头啧啧啧的吸吮着。
    马眼儿被齿尖狠狠划过,沉执浑身一颤,从齿缝里挤出声音:“咽下去。”
    她乖乖的把精液咽进嘴里,沉执将她搂进怀里,爱不释手的揉着她的腰,“小骚货,晚上回来就把鸡巴塞进你的骚逼里,干个爽。”
    “姐夫,可不可以再等些日子再要然然,然然怕。”林清然软软糯糯的攀住他的肩,眼眶湿润,看起来可怜极了。
    “怕什么?我不会弄疼你的。”沉执连忙拍着她的背,哄着她,“有过一次,你就懂了。”
    “可是……可是,然然是想把第一次留给以后的丈夫的。”她抬眸,羞羞怯怯的望向他,“所以……”
    “然然,除了婚姻,我什么都可以给你。”沉执说着,冷脸将放在她腰上的手收了回来。
    这话是什么意思,很清楚,她也失了兴致。
    僵持了一会儿,沉执的态度似乎有所缓和,“婚姻并不代表什么,我心里有你就好。”
    晚间回来,林清然刚洗澡从浴室出来,沉执就拉着她到梳妆台边,按住她的肩,让她坐下,“这套首饰是我一个月前特意给你定制的。”
    一共叁件,分别是一枚18克拉的深蓝色钻石,一条由322颗钻石组成的白金项链和一对钻石耳环。
    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不过一个月前,她才从许镇司手里逃出来,还躺在医院,原来在病床上的时候,沉执就想着要她当他的情妇,还装作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照顾她,其实心里想的都是怎么和她上床。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