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禽太深(nph 高干) - 24.彦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沉执和彦然是在高叁毕业那年认识的,在一次同学的同学组织的聚会中,彦然对沉执一见钟情,沉执就读的是空军大学,彦然就读的是音乐学院,两个学校离得说近不近,说远不远,不等红绿灯开车大概半刻钟的时间,彦然很喜欢沉执,经常去空军大学找他,一来二去,沉执就心动了,毕竟谁能拒绝一个长相漂亮的小姑娘一心一意的喜欢?
    彦然是沉执第一个喜欢的女人,虽然是彦然先追的沉执,但恋爱之后沉执对她很上心,彦然每一次演出,沉执都会亲自送她去,因此旷课早退都是家常便饭,这事传到了沉言之夫妇耳中,沉执不听他们的,他们便想让老爷子管他。
    沉老爷子知道沉执为了一个女人,学业也不管了,旷课迟到早退,把他狠狠打了一顿,他死犟不肯认错,沉老爷子就把他丢到维和部队,去非洲,本来是想挫挫他的锐气,让他服软,谁知道他哪里有危险就往哪里冲,丝毫不肯服软,呆了一年多后,他在一次武装冲突中受了伤,九死一生,他没先服软,倒是沉言之夫妇服软了,他还是不肯回去,最后逼得老爷子也没办法,服了一次软。
    一年多的时间里,他和彦然根本联系不上,而在彦然眼里他是突然失踪的,一个消息也没给,就突然失踪了,漂亮的女生身边总不乏追求者,而她人生中的第二个男友就是拉她下地狱的人,那个男人当时叁十来岁,在北都打拼,在外人看来也算是事业有成,有几间演艺模特公司。
    男人是彦然的亲哥哥介绍的,她对他没有防备,男人各种奢侈品珠宝的送,她显然是动了心,一次醉酒后半推半就的做了他的女朋友,接着男人在一次饭局上带着她,一个有身份的看上了她,男人就把她迷晕了送到了那人的床上,用拍照和视频做威胁,把她送到了一个个陌生男人床上。
    沉执回来以后,并不知道她身上发生的事,她也没敢说,她是爱沉执的,她歇斯底里的警告男人再缠着她,她就会报警,大不了鱼死网破。
    一次晚会,沉执带着她一起出席,看到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她吓得脸色苍白,而那些人认识沉执的人,不敢像往常一样上前调戏,不认识的就上前找死了,其中就有她那个前男友。
    上前一番羞辱,还将几段视频放了出来,沉执狠揍了男人一顿,逼彦然把和她睡过的男人的名单写出来,要告他们强奸,他查出来叁十多个,而彦然只写了叁个,她不想把事情闹大,求沉执算了,沉执不肯,把证据搜集好硬逼她上庭,可彦然却当庭翻供说是自愿的。
    所以这件事让沉执,让沉家丢尽颜面。
    书房里,沉执刚从浴室出来,林清云解开睡衣,一把扑到他的怀里,“沉执,我比林清然差哪儿了?”
    从新婚之夜到现在,沉执就没碰过她,她以为他是性冷淡,或者不行,直到她听到那个传闻,说沉执和许镇司在教堂把林清然轮了,紧接着就是他们为她举办宴会,沉执成晚的不回家。
    沉执看着她的脸,突然狠推了她一把,“给我滚!”厌恶的蹙紧了眉,“我不是警告过你,私底下的时候离我远一点。”
    “沉执,不是我哭着求着要你娶我的!是你自己要娶的,娶了又嫌弃我,不让我碰,新婚之夜跑到书房里睡。”林清云近乎绝望的嘶吼着,“我欠你什么了!你要这么折磨我!”
    “不碰我,却去和许镇司一起去碰林清然,你们恶不恶心?沉执,你当我是摆设吗?”
    “就是摆设,林清云你只需要做一个摆设,就能坐稳沉夫人的位置,你还想怎么样?”
    “给我滚出去。”一想到许镇司这一晚都能独占着她,沉执就不由得烦躁,他实在没耐心再和林清云闹下去,“你要是再打电话给老爷子,你和你全家都给我好好等着。”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