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禽太深(nph 高干) - 27.(ωoо1⒏ υip)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中央军委纪委驻第叁战区纪检组组长,是少将级别的,陈伟明是温省军区司令,也是少将级的,和陈洛书谈恋爱的时候,他很喜欢和她聊关于军队的这些事,那时她觉得枯燥,但也听进去一些。
    阮家在国务院牢牢占据了司法部,在军委占据着纪律检查委员会,许镇司的名字镇司,就是镇的阮家。
    起因是阮家和许家的联姻,楚熙原名应该叫阮熙,当年阮家和楚家在医院抱错了孩子,楚家远不及阮家,但也是军人出身,后来调任离开北都,楚熙出国留学的第二年被阮家从美国带了回来,那时她是有男友的,而许孝承也就是许镇司的父亲,和原来那位抱错的姑娘阮霜从小一起长大,感情笃深,只是阮家的长辈都认为阮霜不是阮家的亲身骨肉,便硬让许孝承和楚熙成了婚,而阮霜在他们新婚的当夜自杀。
    即便许孝承后面背刺了阮家一刀,夺下全国陆军总司令的位置,但在外人眼中两人依旧夫妻恩爱,楚熙原本对阮家也没有什么感情,和许孝承结婚以后,也没回过阮家几次,跟阮家的关系很淡薄。
    越级指挥调动部队是大忌,必须逐级上报,层层审批,经中央军委的批准才可以的。
    上次指挥调动武警包围教堂,他们确实没申报,许镇司比沉执早来一年,温省武警本来就成了许家势力范围。
    沉执和许镇司掏枪上膛下了楼,她偷偷在楼梯间瞧着,一个军姿笔直,一身绿色的军装的男人踏了进来,身后跟着一群军人。
    从远处看,她看不清他的样子,不过从轮廓上看,和许镇司有几分相似。
    还未等他开口,许镇司向身后的人挥了挥手,道:“给阮组长看看中央军委的批准文件。”
    阮霆骁看了一眼手机里的文件,勾唇一笑,一个文件而已,许老爷子章一盖不就有了。
    本来许镇司来南城,撺掇沉家让沉执来南城和许镇司斗,他们阮家坐山观虎斗就好了,谁知道他们竟然联起手来,他们一旦联手,阮家就彻底势弱了。
    “经举报,温省警察厅厅长许镇司,省检察长沉执,调动军队,于今年四月二十号在南城白洛路教堂,利用职权进行胁迫轮奸受害人并囚禁,经由军事检察院发布拘捕令和搜查令。”
    接着对身后的人命令道:“把受害人林清然找出来。”
    “我看谁敢!”沉执和许镇司脸色俱是一白,举起手中的抢。
    “许镇司,沉执,你们敢开枪试一试!”
    “我叫林清然。”不顾佣人的阻拦,她光着脚,一路跑下楼。
    脚下一滑,摔到地上,许镇司和沉执赶紧收了枪,去扶她起来,“然然。”
    “阮组长,我是自愿的,不关许厅长和沉检查长的事。”她说着,在他们碰到她的时候,畏惧的往后一缩,可却故意露出身上的淤青,这都是沉执和许镇司把她压在浴池和地板上留下的。
    现在她的父母在沉执和许镇司的手里,她不可能明目张胆的向眼前的人求救,更何况沉家和许家势大,阮家不一定能靠这件事扳倒他们,她确实是人证,但没有物证,她身上的这些淤青只能证明她和他们做过爱,只要他们一口咬定她是自愿和他们通奸,让这里的佣人证明,她依旧百口莫辩。
    她明白在证据并不充足的情况下,阮家并不能真拿许镇司和沉执怎么样,但依旧用军事检察院的名义抓人,肯定有其他的目的,许老爷子是中央军委委员长,沉执的父亲是全国空军总司令,就算上了军事检察院和法院,阮家大概率动不了他们。
    “把人带走,做笔录。”阮霆骁看着眼前的人,身形单薄,生的格外得娇弱,散落的头发披于肩头,露出一段白净纤弱的小腿,一双眼睛怯怯生生的,含着微微的水光,很能激起男人的保护欲,或者是另一种凌虐欲。
    身上的吻痕和淤青就是很好的证明。
    “阮霆骁,你听不懂然然的话吗?”许镇司厉声道,说着指使佣人将她带上去。
    “我有理由怀疑受害人受到胁迫,今天人我必须带走,许镇司,沉执,你们一个是警察厅厅长,一个是检察长,应该明白犯罪嫌疑人应该离受害人远一些。”阮霆骁拦腰将她抱进怀里。
    “阮霆骁,你把然然放下!”两人怒红了眼。
    “厅长,检察长,只走一遍流程而已。”陆队和张队赶紧拦住两人。首-发:rourouwu.info (ωoо1⒏ υip)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