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禽太深(nph 高干) - 28.你会怀孕,怀上我们的孩子(沈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车内的冷气开的有些低,她打了寒颤,捂住小腹,疼到发抖,她本生就怕冷,又正好来了月经。
    阮霆骁的身材很挺拔,坐在她身侧,扣到领口的衬衫纽扣散着,大概是因为他这张和许镇司有些相似的脸,让她莫名的泛出些恐惧,她突然有些后悔,或许她应该留在沉执和许镇司身边的。
    出于绅士风度,他想脱下外套给她取暖,身旁的人却恐惧的蜷缩成一团,紧咬着唇,眉头蹙成一团。
    “我不会对你做什么。”阮霆骁说着,将外套盖在她的身上,让司机关闭空调。
    身上的这件军绿色外套将她衬托的柔美又脆弱,她睁着一双清透的眸子愣愣的看着他,柔顺的长发地垂落在脸颊两侧,他心微微动了动,下意识的移开眼睛。
    女子无罪,怀璧其罪,当一个女人拥有了美貌,并被窥视,那么美貌对这个女人来说,有可能是致命的灾难。
    被许镇司和沉执同时窥视,就是灾难的开始。
    她看上去像是一件易碎的艺术品,让他忍不住想捧在掌心,又忍不住想压在身下狠狠蹂躏,甚至有一瞬间,他就想这么做了。
    阮霆骁将她安排住进警备区,让女兵送了卫生巾和贴身用品给她。
    “你的户籍身份信息,连同你的学籍档案都被销毁了,也就是说现在你现在是黑户。”
    是许镇司和沉执做的,他是警察厅厅长,他四叔是全国警察部总部长,而沉执的母亲是教育部部长,销毁她的户籍学籍身份信息,让她彻底‘消失’在这个世界。
    连毕业照也被他们找来,逐一销毁了。这世界上根本就没存在过她这个人,他们怎么会侵犯过一个没有存在过的人,他们让她逃也逃不了,跑也跑不掉。
    夜空黑沉沉的,她在睡梦中被人捂住嘴。
    “然然,是我。”耳侧是沉执的声音,满是情欲的味道。
    他收到消息陈洛书来见过她,怕她和陈洛书还有纠缠,这里是警备区,也是温省司令部。
    沉执低头吻住了她的唇,将舌头钻进去绞着她的舌吸吮纠缠,一番抵死的缠绵过后,他放开了她,“然然,别怕,过几天,我就带你回去,你每天都要和你爸妈视频聊天,这些天很想他们吧。”
    沉执说着,已经将大掌侵入到她两腿之间。
    “然然,这些天有想我吗?我很想你。”
    内裤被扒下,粗糙的指腹揉捏住小豆儿拨弄揉搓个不停,她喘着粗气,战栗的从穴口喷出水来,羞愤的简直要哭。
    “然然。”说话间,房门响动,是许镇司。
    “沉执,你把然然都欺负哭了。”
    “呜……不要,别这样。”他们同时将手指一根又一根的塞入她体内,不断的抽插扩抠挖,把小穴插的又酸又软,一次比一次的哆嗦的厉害,痉挛着喷出一股淫液,身下已是湿泞不堪。
    “然然,放松一点。”阴茎强硬的挤入了蜜穴,只捅进了半截,逼肉便紧紧包裹住粗屌不肯让他再进一步,许镇司咬牙切齿的狠拍了下她的屁股,扣住她的腰,下身用力一挺,狠了狠心将大鸡巴一下全都捅了进去,操过穴心,捅进了子宫里。
    “啊!”她哆嗦着屁股,尖叫一声,紧致的甬道感觉都要被鸡巴撑破了。
    唇被沉执堵住,湿粘的吻在一起,手也被他拉扯着,握住鸡巴撸动。
    “然然,给我生个孩子。”许镇司在她身后将鸡巴也从逼里拔出来大半截,再一下子捅进去,把粗屌埋在逼里拼命操了起来。
    “呜呜……”一整根粗屌撑开紧致的小穴口,气势汹汹的一捅到底,捅在到子宫里面,在她甬道里凶猛的操动着,她紧绷身子,从和沉执的唇舌纠缠间溢出几生呜咽。
    “妈的,紧的要死。”许镇司的动作越来越粗暴,不断破开紧缩的肉褶,每一下都捅到最深。
    “啊啊……”阴茎不断的在穴里捅进捅出,鸡巴头一下又一下的撞进子宫里,源源不断的快感下,她紧搂住沉执的脖子,夹住体内许镇司的鸡巴猛绞着,被一次次的操喷出水来。
    嘴巴被吻的发肿,一股灼烫的精液喷进穴眼最深处,她‘啊’的一声,屁股震颤着把许镇司射给她的精液尽数吃进子宫里。
    “然然,在这儿跟陈洛书见过面吗?你和他做过没?”话音一落,沉执并拢她双腿,将狰狞的性器对准小小的甬道操了进去,捅开子宫口,插进最深处,然后疯狂抽插起来,不断操进操出,操的她淫水噗嗤噗嗤的往外乱喷。
    小穴被粗硕的阴茎狠狠的抽插顶弄,快感一波接一波的涌遍全身,她死死咬着唇,不肯出声。
    “不说,是吗?然然。”提到陈洛书,许镇司突然的恼怒,摸到一个小小的凸起,又拧又揉又搓。
    体内的茎身也突然配合的对准花心一阵用力的摩擦,她被刺激的不断颤栗着,痉挛着喷出大量的水液。
    身下的甬道又热又窄,沉执粗喘着气,发疯似的在小穴里猛烈的抽插。
    高潮一次次席卷而来,湿紧的软肉紧紧夹着穴内的鸡巴,大股的滚烫的射进她的子宫,她紧紧蜷缩着脚趾,痉挛着,用花心处涌出一股水液。
    小穴被操的一时闭合不了,从穴口涌出来大量的白浊,顺着臀缝,滴到床褥上。
    “然然,真想让陈洛书看看你被我们压在床上轮流射精的样子,看他还会不会爱你?”沉执将唇压在她耳边,嘶哑着声音。
    “我知道你恨我们。”许镇司圈住她的腰,将她搂进怀里,“但是然然,你逃不掉的,你会怀孕,怀上我们的孩子,再恨,那也是你的亲生骨肉,是你下半辈子的依靠,然然,你没得选。”
    “然然,等孩子生出来,我就会抱回去,我要你看着自己千辛万苦生下来的孩子,喊你姐姐叫妈妈的样子。”
    林清然紧握住拳头,眼里噙着泪,她觉得她这辈子最大的不幸就是遇见了他们,她现在需要的不是陈洛书,而是一个强大的可以和他们抗衡的男人。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