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禽太深(nph 高干) - 32.乖乖叫老公(阮)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屋里窗帘拉着,细碎的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了进来,他将她完全占据,紧紧贴合在一起毫无缝隙。
    她被狂吻淹没,睁开眼看着这张俊朗深刻的脸,紧紧搂住他的脖子,往他怀里蹭了蹭,阴茎埋在她穴里炽热的像根烧火棍儿似的,烧得她的耳根、面颊、脖颈一片滚烫。
    阮霆骁搂着她,轻轻的抽动着。
    “嗯嗯呜……痒。”粗硕的龟头轻轻缓缓搔刮着她敏感的软肉,弄得她瘙痒难耐,她难受的颤声呻吟着,“不要了……难受……”
    “然然,叫老公。”说着,他故意抵着骚点来回研磨,动作幅度很小,力道也很轻。
    “嗯……”林清然轻颤着,下身越来越痒,水越流越多。
    她刚想喊出老公两个字,外头传来她爸妈的脚步声,她连忙摇头,示意他停下来。
    谁知道阮霆骁却误以为她是在拒绝他,腰部使劲儿的发力,一下又一下狠狠顶进去,反复顶着骚点碾压。
    “呜呜……不要。”粗硬的龟头摁在他的骚点上疯狂的顶弄,戳进敏感脆弱的花心,凶狠的旋转研磨,她顿时浑身紧绷,小腹急促的抽搐着,不受控制的喷出一股水液。
    粘腻的水声不断的响起,淫水顺着股缝滴下来,她死死抓住他结实的手臂,哀求他,“停下来,别让爸妈听见。”
    “乖乖叫老公,我就停下来。”说完,他故意使劲往里干了几下,发出“啪啪啪”的肉体急促拍打声。
    “啊啊……老公,求求你,停下来。”凸起的青筋狠狠摩擦着敏感的穴壁,穴心被操得又酸又涨,她急得快要哭出来。
    阮霆骁见此立马停了下来,闭上双眼,强忍着欲望,紧搂住她的腰。
    他刚开始以为她胆子小,内向,可结婚后,却发觉她活泼的要命,他每天一回来,总是扑到他怀里,老公老公的喊着他,还会在夜里偷偷钻进他的怀里,抬起一双湿漉漉的眼睛,可怜兮兮的说——老公,然然怕。
    他怎么能不爱?爱她爱的要死,他这辈子都没有这样爱过一个人,爱到恨不得把她揉进骨血里。
    他突然的怕极了,刻意的避着她,冷落她,谁知道她一生气,跑回了娘家,他整整一夜想她想的辗转难眠,第二天早上就迫不及待的把她接了回来。
    门外的响动声不停,刷牙洗脸,接着是桌椅摆动的声音。
    他实在是等不了了,试探性的浅浅抽出,又深深的顶进去,身下人轻哼着说不要,穴嘴儿却配合的主动吞咽着。
    “然然,忍着点。”阮霆骁边说,边抽插着,下身的攻势越加的凶猛。
    “唔嗯……呜呜啊……太深了……不行……”鸡巴一路刮擦她的骚点,顶到她的子宫口用力的研磨,一串密集的攻势下,穴心被顶得又酥又软,没一会儿功夫,她就哆嗦着身子泄出来了。
    “然然,说你爱我。”龟头时不时重重的弄一会儿骚点,浅浅地研磨,再猝不及防来一发要命得狠撞。
    “呜呜……我爱你。”花心被干的酸到了极点,爱液随着阴茎的抽动汩汩流个不停,浑身泛起一阵又一阵难以言喻的快感。
    “爱谁?”他恶劣的用龟头往她最敏感的软肉狠狠戳刺了数十下,身下的人亢奋的痉挛着,失禁般的一刻不停歇地喷水收缩。
    “啊啊呜……爱老公,然然爱老公。”她紧咬着唇,轻声呜咽着。
    “然然,我也爱你。”粗硕的阴茎没入窄小的蜜穴中更加兴奋抽动。
    “呜呜……”连续的刺激下,她潮喷个不停。
    再次攀上高潮之后,他总算是有要射出来的迹象,狠狠往蜜穴里肏干了上百下,抵着她的花心尽情喷射了进去。
    她浑身一颤,紧紧抱住他,哆嗦着涌出一股爱液。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