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禽太深(nph 高干) - 33.我会回来的,回到你的身边,然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清早,阮霆骁托着她的后脑勺,气息炽热的吻着她的唇,撬开她的齿关,深深侵略吮吻着,酥酥麻麻的触感从舌尖蔓延到全身,她被吻到快要喘不上气来,伸手轻轻地推了下身上的人。
    “然然,生日快乐。”阮霆骁松开她的唇,探出舌尖舔勾走她嘴角的黏丝。
    “谢谢。”林清然亲了口他的脸颊。
    “今天是你生日,老公给你好好来个早安吻。”他再次低下头,吮住她的耳垂,用舌尖耐心地勾挑。
    炽热的吻落下来,沿着耳侧一路吻了下来,吻过她的颈,她的锁骨,依次含住两只奶团眷恋流连的吸吮,最后到达小腹。
    “嗯嗯……”她听着他凌乱的呼吸,身下痒的要命。
    双腿被分开,舌尖灵活地抵在她穴口,肆无忌惮舔吻,时轻时重,  时快时慢,掠夺着每一滴蜜液,她双脚紧绷,哼哼吟吟的回应着他。
    “然然,我比你大十叁岁。”他认真的亲吻着不断泌出爱液的穴口,“你会不会嫌我老?”
    “嗯……怎么会?”狂乱的心跳再也无法压抑,蜜穴张缩着,热情的回应着他,“我喜欢你,很喜欢。”
    昨夜她见了陈洛书回来,阮霆骁坐在沙发上,眼睛微闭,俊朗的面容上带着显而易见的慌乱和憔悴,没有说她什么,也没有和她发火,她想和他解释,却被他避开。
    “然然。”按照约定,他应该把她还给陈洛书的,可他不想还,还想牢牢的把她霸占在身边,昨夜他多怕她开口说要离开他。
    舌尖兀自侵入她的领地,一个劲儿的往她骨髓深处钻,将整个舌头都钻了进去,抵着敏感的软肉碾压,舔邸着里头的皱褶,重重的抽插。
    “呜……好热,受不了了。”脑袋里轰鸣声不断,浑身上下泛起一股又酥又麻的感觉,小穴被插的直颤,这种颤栗感不由自主,让她无法自控。
    一股淫液从花心中喷涌而出,阮霆骁将舌头撤了出来,看着她满身潮红的样子,低头吻了吻她的唇,“宝贝儿,晚上回来干死你。”
    她喜欢和阮霆骁做爱,和阮霆骁做完,她的心里和身体都是欢愉的。
    与阮霆骁结婚后,她的身份被恢复了,只是她还没到领证的年纪,所以他们两个人还没注册。
    中午,她在学校食堂用午饭,点了份铁板烧,正好遇见陆长宁,陆长宁阴阳怪气的白了她一眼,她也阴阳怪气的朝陆长宁哼了一声。
    现在她读的是作曲专业,比陆长宁小一届,于是林清然只能安慰自己,她是9月末出生的,按理要比同年九月份前出生的同龄人晚入学一年。
    吃完饭,去教室,林清然的心情正好,突然有一簇玫瑰花送到她的面前,接过花看了看没有署名,肯定是阮霆骁送的,她喜不自胜。
    “你找林清然,是吗?”
    听到自己的名字,林清然狐疑的转过头去。
    “然然,找你的。”是她的同学。
    她茫然的接过电话,问了一声,“喂?谁?”
    “然然是我,我真的很想你。”他的声音嘶哑,透着一股扭曲的偏执,还带着浅浅的笑声,“你有想我吗?”
    “等我回来,然然。”
    许镇司的声音,她再熟悉不过,掌心冒出一层薄汗,喉咙像是被灼伤了一般说不出话来,她猛地挂断了电话。
    课上,她妈给她发来消息,说有人寄了一份快递过来,写的是她的名字,打开来看是一副翡翠手镯,首饰盒里留了张纸条——祝你生日快乐,我会回来的,回到你的身边,然然。
    字迹是沉执的。
    指尖颤栗着,浑身猛地绷紧,她苍白着脸,晕了过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