膝盖之上(Over the knee) - 目的不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七章:目的不纯
    和陈斯绒在意大利常喝的Espresso不同,澳洲特色Flat  White则更显温和、醇厚,一份Espresso加一份奶,简直将咖啡的苦与酸降到最低,醇厚的奶味占据不可忽视的地位,在与咖啡的中和中,迸发出唇齿留香的韵味。
    陈斯绒谨慎地喝完第一口,然后忍不住地笑了起来。
    Dan:“好喝吗?”
    陈斯绒重重点头。
    Dan:“你算是背叛了意大利。”
    陈斯绒笑得嘴角高扬。
    当然不只是因为咖啡好喝,还因为……Caesar。
    他还算是个体面的人,在陈斯绒提出两人需要保持距离之后,他就真的开始和她保持距离。
    并且没有要刻意孤立她的意思,刚刚打招呼时,他也朝她点头了。
    雨露均沾,皆大欢喜。
    陈斯绒悬着的心再一次慢慢落了下来,上次发生的事情变成了可以彻底翻页的小插曲,第一场比赛结束之后,她想她终于可以恢复正常同主人聊天了。
    来到墨尔本的第三天,赛车开始被允许进入围场进行练习。
    第一次比赛在下一周的周末,周五练习赛,周六排位赛,周日正赛。
    三天要进行高强度的赛车活动,整个车队都会在那时为赛车手摇旗呐喊。
    陈斯绒在第一周和公关部同事一起对媒体发来的问题稿进行的筛选和拟定答案,两名车手都需要在赛前接受多至十数家的媒体采访,更不用提还有一些公开的活动,这些活动的稿子都需要公关部提前进行审核和把关。
    审核好的稿子会统一再发给Caesar过目,临近比赛,他大小事全部都要过目。
    James私下吐槽,觉得现在公关部压力太大,事事Caesar都要把控,没有从前的Manager在时轻松。
    于是接收文稿修改意见的工作毫无意外地落在了陈斯绒的身上,说好听点是接收文稿修改意见,说不好听点就是当面被指出错误,接受批评。
    Caesar追求效率,要求公关部的人直接和他对接,不要邮件来邮件去,一件小事拖上好几天。
    把所有的文档打印整理出来,陈斯绒蹭了车手塞斯的电梯卡去到了顶楼。
    按响Caesar套房门口的门铃,门很快传来了电子开锁的声音。
    陈斯绒屏息、镇定情绪,而后抬手推开了门。
    空旷、简洁的套房客厅,设计高雅却并不繁复,深灰色地毯绵延至白墙底端,客厅正中央掉着一个巨大的线条形的灯。
    Caesar从卧室走了出来。
    他穿着不似在公司时严谨,只一件烟灰色衬衫和黑色西裤。
    “请坐。”他声音沉稳,没有任何格外的情绪。
    陈斯绒应声好,将自己的思绪完全集中到工作上来。
    一条深蓝色的沙发,比陈斯绒预料的柔软数倍。她一坐下去,就觉得半个身子都陷了进去。
    她把身体朝沙发边缘挪去,确保自己维持较为端正的坐姿。
    然后……她发现自己穿的是酒店里的拖鞋。
    临走之前,确定自己的资料没有漏拿,确定笔也带着了,确定衣服不是睡衣。
    然后就穿着拖鞋出门了。
    陈斯绒面如菜色,她确定Caesar一定也看到了。
    在Caesar的套房里,Caesar自己都还穿着可以随时外出的衣服与鞋子,自己却像是很随意般的穿了一双拖鞋。
    陈斯绒心里泛起鸡皮疙瘩,其实也是小事。但是也不是小事。
    好在Caesar并没有在她的拖鞋上有任何的目光停留,他走近,坐到了陈斯绒的身边。
    陈斯绒把文稿递上去,他开始迅速地浏览。
    整个过程专业、精准,点出问题,给出解决方案,给公关部省了大量的时间。
    讨论结束之后,陈斯绒把需要修改的点又复述了一遍,确保没有遗漏和误解,期间,她手机响了起来。
    陈斯绒心一惊,立马要去挂掉电话,Caesar却说:“接吧,这不是什么正式的工作场合。”
    他既已这么说,陈斯绒反倒不好不接电话。
    屏幕上显示的来电人是Dan。
    陈斯绒接起电话。
    Dan高昂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Grace,喜欢杏仁榛子还是抹茶巧克力?”
    陈斯绒不明所以:“这是什么?”
    Dan:“我们刚刚从围场那出来,回来的时候在附近看到这家很有名的冰淇淋店,这两种口味是卖的最好的,你喜欢哪个,作为你上次请我喝咖啡的回报。”
    陈斯绒:“不用啦,上次是你帮了我。”
    Dan:“举手之劳,你不选我就都买了?”
    陈斯绒不想过多纠缠:“杏仁榛子吧,谢谢。”
    电话结束得很快,陈斯绒迅速把手机直接关机。
    一旁的Caesar就安静地坐在那里,听完她这一整通电话。
    陈斯绒把文稿全部复核好,她弯腰跪去身前有些远的茶几旁,把刚刚打散开来的文稿一张张重新按照顺序排列。
    Caesar坐在她的斜后方。
    她穿着一条黑色的全身裙,款式俏皮中又带些性感。
    领口很低,前面是,后面也是。
    目光所及之处,能看见她纤长的脖颈和雪白的后背。
    双腿跪着,背对着他。
    脚尖撑在地面上,脚跟则高高地翘起。白皙的皮肤之下透出红润的血色。
    “好了,那我就先离开了。”陈斯绒抱好材料,就准备起身。
    Caesar喊道:“Grace。”
    陈斯绒定在原地。
    此刻她是跪着的姿势,更比Caesar要矮上许多。视线于是变成意味不明的从下向上,就连呼吸都有几分紊乱。
    “你和Dan很熟?”他却是在问这些问题。
    陈斯绒松口气,以为他要批评她的工作。
    “住得近,所以常一起行动。”陈斯绒如实回答道。
    Caesar平静地点了点头,说:“你可以走了。”
    陈斯绒站起身子,把文稿拿在手里。
    她掸了掸裙身,缓步朝门口走去。
    行至门口时,她忽然转身。
    就撞上Caesar没来得及移开的目光。
    陈斯绒如今确定,Caesar不是个会因为私人感情而迁怒工作的人,这一点她无比庆幸。
    于是说出口的声音也变得更加坚定。
    “你一直叫我来汇报,其实目的也并不单纯吧。”
    他那天在她家,两人那样的亲近。
    他掌掴她的阴唇,她也因为他而高潮。
    要不是她睁开双眼,从醉酒中短暂地寻回一丝清明,陈斯绒想,Caesar或许是想要睡她的。
    要不然,他也不会现在千方百计地还要见她。
    他未必喜欢她,但是他很可能想要睡她。
    陈斯绒对金融圈的混乱也是有所耳闻。
    她沉寂了一刻,说道:
    “Caesar,我不喜欢你,也决不会和你上床。如果你是抱有这样的心思,那我很抱歉。”
    “因为我决不会和你上床。”
    -----------
    某人要发疯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