膝盖之上(Over the knee) - 我想见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十八章:我想见见你
    接下来的一周,陈斯绒再也没有和Caesar有过近距离的接触。
    一是Caesar开始陀螺般的连轴转了起来,他和车手以及整个Pit  Crew的一言一行都会被Netflix用摄像机全方位记录下来,以用来制作每年的F1纪录片《Drive  to  Survive》。
    而时间也很快来到了周五的练习赛。
    Caesar密切关注车队两位车手的状态,查理今年势头很猛,他算是从小就受人瞩目的明星赛车手,进入F1之后也很快被法拉利车队吸收。去年他车手排名靠前,今年有希望进入车手排名前三。
    塞斯则是经验型选手,他在F1赛车已有许多年,常常能在稳中求胜。
    今年的第一场比赛,他们需要一个好的开头。
    练习赛日,两人都在围场跑了几十圈。新赛车采用了全新的动力系统,两人试完车之后,都对车的性能提升大有夸赞。
    陈斯绒在傍晚时分听到大家聊到这件事,嘴角忍不住也跟着笑了起来,开始期待明天的排位赛。
    排位赛在每次的比赛中可以说是无比重要,赛车手无需和他人在围场比出高下,只需要刷出自己的最快圈,然后所有人放在一起排名。
    排名则决定周日正赛的出发顺序。
    在赛道狭窄的情况下,一场正赛比完,最后的排名可能与排位赛时的排名几乎没有变化,因为在正赛中,超车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由于赛车性能的提高,周六排位赛结束,塞斯排名第三,查理排名第五。名次虽然并不十分靠前,但也没有太过的落后,属于一般发挥。
    很快,时间就来到了周日的正赛。车队的工作人员都穿上了法拉利的红色工作服,陈斯绒和那些不需要待在现场的同事一起在酒店的餐厅里观看赛事的直播。
    法拉利pit(停车维修站)的对面就是车队的控制台,Caesar穿着白色衬衫,头戴红色耳机,他的身旁坐着两位车手的车辆工程师、空气动力工程师和发动机工程师。
    一切准备就绪。
    墨尔本下午三点准,比赛开始。
    酒店的餐厅里,大家屏息观看。
    五盏红灯逐一亮起,而后,一起熄灭。
    赛车同时冲了出去。
    塞斯发车不利,很快掉了一位,但是查理保住了自己的位置,并且仅仅跟在前方的车后。
    陈斯绒第一次这样和车队的同事观看比赛,从前自己在家里观看时虽偶有感受到赛车的刺激,但也没有太大的情绪起伏,因她没有特别支持的车队。
    但是此刻,她确定她希望那两辆红色的印有法拉利车标的赛车可以一骑绝尘。
    餐厅里,时而传出欢呼,时而传出叹气,但是大部分时候大家都在紧张地屏息观看。
    车手的每次超车、每次落后、每次进站换胎,都紧紧地扣住每一个人的心跳。
    一共五十八圈,一个半小时后,查理以第三冲过了黑白格棋。
    餐厅里响起震耳欲聋的掌声和欢呼声。
    很快,塞斯也以第五结束比赛。
    本年赛季的第一场比赛,两名车手都获得了大额积分,查理更是可以登上领奖台。
    这算是一个再好不过的开局了。
    围场控制台上,Caesar脸上终于释出一丝笑意,转身和身边的人开始交谈。直播的镜头将这一切播放出去。
    餐厅的所有人也开始出发去围场,等待车手领奖、采访结束后,一起合照。
    周日当晚,Caesar还是包下了当地一家酒吧用以庆祝今天的胜利。
    所有人都很兴奋,再加上明星车手在场,酒吧里几乎挤满了人。
    音乐声震耳欲聋,陈斯绒在卡座里需要和Dan靠得很近才能听见他说话。
    Dan:“第四圈的时候,塞斯的车忽然失去抓地力,他差点就侧翻了过去。”
    “天呐,在直播里一点都看不出来。”
    Dan:“下次你应该来pit,会看到更有趣的东西。”
    陈斯绒兴奋不已:“可是我没有通行证。”
    Dan:“没关系,我可以帮你弄到!”
    陈斯绒脸上浮出不加掩饰的笑意,她身体靠近Dan,对着他耳边大声道:“谢谢你!”
    Caesar已经第三次没有听清助理的说话。
    “抱歉,”Caesar指指吧台一旁的音响,“太吵了。”
    助理又加大声音:“车已经停在地下车库了,随时可以使用。另外酒吧这边的账单已经沟通好明天会一并发过来。”
    Caesar此刻思绪已不在这里,他只简短说:“谢谢。”
    助理随后就离开了吧台,不再多停留。
    因Caesar的聊天欲望不强。
    刚开始的时候,还有很多人过来喝酒、聊天,Caesar也参与了一会。但是很快,Caesar就退出了话题中心,坐在一边。
    人们逐渐地散去了其他地方继续狂欢,查理是最后一个走的人。
    Caesar放下手里的杯子,他不喝酒,只叫了一杯不含酒精的Ginger  Beer。
    但是喝到嘴里才发现,太甜了。
    又或许是,他此刻心思已经不在这里了。
    吧台的这个位置,只需把身子微微侧开,就能看见不远处Dan和一群人坐着的卡座。
    当然,那里还有他的Grace。
    他的Grace。
    Caesar在心里反复咀嚼这个词。
    比赛胜利的快乐在一瞬间充斥了他的大脑,然而当这种快乐的情绪伴着他这段时间的紧张一起消退时,Caesar心里的烦躁与不安在此刻到达巅峰。
    他已一整周没有和Grace说过话了。
    欲望的累计并不是一蹴而就的。
    最开始联系的时候,他只需要网络上的对话和情绪就可以满足他的需求。
    后来,她打开了视频。
    看过一次,就不可能再停下来。
    再后来,他可以在办公室里随时同她面对面说话。
    她总是有些紧张,但是慢慢地,她对他卸下了戒备,同Grace说话,让Caesar的心里感到异常的平静。
    最后,是在她的家里。
    她的一切尽在咫尺,她双腿分张,欢迎他的到来。
    那样的感觉,绝对不可能忘记。
    欲望轻易地逐层累计,贪婪在其中化作不可拆分的粘合剂。
    无法后悔,无法减少。
    无法再回到仅仅是在手机上聊天就可以心满意足的状态了。
    热闹的酒吧里,光线并不明朗。
    但是Caesar看得出来,她和所有人都处得很开心。
    她晚上穿了一件白色的紧身短袖,低领口,下身是一条牛仔短裤。简简单单,但是仍旧很漂亮。
    酒吧里不乏车队同事带来的各种朋友,前来搭讪Grace的人很多。
    比Caesar意想中的多得多。
    这个酒吧是否没有开空调,要不然,他怎么会觉得自己已经烧了起来。
    唯一庆幸的是,Grace今晚没有再尝试多种酒,她只点了一杯低浓度鸡尾酒,小口小口地啜着。
    Grace在晚上十点钟离开酒吧。
    酒吧的位置就在酒店楼下,因此无需人护送。
    Caesar在她离开卡座时一同走出了酒吧。
    陈斯绒一路心情愉悦地走到了酒店大堂,她拿出房卡刷进了电梯。
    厚重的走廊地毯吸收了她略显欢快的脚步声,陈斯绒一进入屋子,就开心地在床上滚了两圈。
    她手机已没电关机,插上插头,陈斯绒去了洗手间洗澡。
    接下来两天都是自由活动时间,他们很快会再飞到下一个比赛的城市。
    因此陈斯绒的心情很放松,她洗了一个漫长的、舒适的澡,然后细细地把自己的头发吹到八成干。
    赤身走出洗手间,她习惯性去看手机。
    里面有一条来自主人的消息。
    陈斯绒凝思,想起来她承诺比赛一结束就会主动联系主人。主人一定是看过了比赛的赛程,知道今天比赛已经结束。
    陈斯绒来不及擦干手上的水分,就去点开了那条消息。
    水珠落在屏幕上。
    C:Grace,好久不见。
    陈斯绒抱起手机,嘴角不加克制地高高扬起。
    Grace:好久不见,主人。我好想您。
    C:比赛结果如何?
    Grace:很好,一个第三一个第五,比预期的要好。
    C:你很开心。
    Grace:是的,主人,Grace很开心。
    C:接下来的时间如何安排?
    Grace:有两天自由活动时间,可能会出门逛逛。
    陈斯绒仰面躺到柔软的大床上,将手机高高举起。
    Grace:主人要和我视频吗?
    C:不。
    陈斯绒心微微一沉。
    C:我有一个问题,最开始时没有问过你,但是现在我需要知道答案。
    Grace:您请问,主人。
    陈斯绒面色收敛,有些严肃地去看屏幕。
    C:Grace,你接受面调吗?
    陈斯绒的心跳在这一刻停止。
    C的消息再次进来。
    “我想见你,Grace。”
    --------------
    谁懂啊!写到这里我大笑得直拍手,你小子也有今天!
    另外1500的加更放在下周一!涨得太快了感谢bb们!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