膝盖之上(Over the knee) - 红丝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二十章:红丝绒
    第二天早上十点,陈斯绒收到了C发来的一份pdf文件,她点开,是主人的体检报告和无犯罪证明。
    名字均被遮去,只露出Last  name的首字母C。
    陈斯绒看见那个C,脸上不自觉露出笑意。
    她往下翻看,主人做了全面的身体检查,全部健康,也没有任何犯罪记录。两份报告都是几天前刚刚出的结果。
    陈斯绒被欣喜包裹,因为昨天主人突如其来的要求面调将她的理智冲刷得所剩无几,她根本不记得自己最开始还要求主人如果面调,需要出具这些正面。
    但是主人没有忘。
    Grace:主人,我只有去年年末入职时的体检报告和无犯罪证明,但是去年一整年到现在我都没有性伴侣。
    陈斯绒把自己的两份报告从邮箱里翻出来,然后同样发了pdf给C。
    C:多谢,但是下次尽量记得马赛克掉自己的名字。
    陈斯绒这才意识到自己直接发出了pdf,但是好在主人认识她。
    她抿住嘴角的笑意,手指欢快地在手机屏幕上飞舞。
    Grace:多谢主人的提醒,Grace记住了[heart]。
    她最近很喜欢用这个爱心作为结尾。
    很快,C又发来一张汽车的照片。
    C:明天早上来接你的车,八点半会在酒店门口等你。
    陈斯绒点开照片,呼吸停止。
    因那辆轿车的车牌号正是【GRACE】,末尾还跟了一个鲜红的爱心。
    Grace:怎么会有这样的车牌号?
    C:从别人那里买的。好在Grace这个名字不算太过特别,不然现在定制也很难今天挂上。喜欢吗,Grace?
    陈斯绒简直晕眩过去,她是有听说过澳洲可以定制车牌,甚至包括添加emoji,却没想到这样的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主人为什么要为她做这样的事?不过是来接送一趟而已,没必要去购买这样的定制车牌。
    可她已经飞出宇宙的嘴角结结实实地告诉她,她喜欢,她喜欢得不得了。
    陈斯绒在床上扭来扭去,终于等到脸上的烧红消退一些,才开始谨慎回复消息。
    Grace:Grace很喜欢,谢谢主人。但是……如果只是来接送一次的话,Grace觉得有些不值得。
    C:刚刚笑了吗?
    陈斯绒脸颊再度发烫,诚实回答。
    Grace:笑了,还在床上翻来翻去。
    主人的消息回来得很快,陈斯绒呼吸停止,心里发出无声的尖叫。
    C:那我就觉得很值得。
    -
    比赛胜利的第一个夜晚,陈斯绒兴奋得一晚没睡。
    她把这天主人同她的对话反复观看、反复咀嚼,荧亮的手机灯光照在她高高笑起的颧骨上,她一次又一次重游当时的燥热与喜悦。
    兴奋一直持续到半夜叁四点,陈斯绒开始思考去主人家的问题。
    她需要让自己呈现出一个最完美的状态。
    早上七点,陈斯绒顶着乌青的眼袋兴致勃勃地出门。
    她在网上预约了一家全身上下的spa。
    十一点半,脱胎换骨的陈斯绒从spa中心出来,又冲进了理发店。
    她的头发很长,自带微卷。此次来理发店是为了简单修剪分叉,然后做一个全套的护理。
    最后一站是美甲店,手和脚都做了护理,最后陈斯绒选了显眼的豆蔻红。
    她十指纤长,甲床圆润,涂上鲜艳的豆蔻红,会叫人不自觉盯住她的手指。
    鲜活、大胆。
    像是坠入精酿酒中的一颗饱满樱桃。
    傍晚时分,陈斯绒回到酒店已经精疲力竭。
    她还是又仔仔细细洗了澡,然后把淡淡栀子花香气的润肤乳抹到了身体的每一个地方。
    做完一切之后,陈斯绒累得直接瘫倒在了床上。
    她给自己定了两个七点半左右的闹铃,然后早早地进了被子睡觉。
    -
    陈斯绒在这天五点自动醒来,她知道,自己开始紧张了。
    即使她心里的期待在这两天熊熊燃烧,但是陈斯绒也知道,自己开始紧张了。
    毕竟这是她第一次在完全不了解对方实际情况的条件下开始面调。
    她的上一任“主人”,如果那也算的话,其实是陈斯绒现实中认识的朋友,而后才发展出的其他关系。
    所以陈斯绒和那位“主人”实践时,并不会感到不安。
    因为她知道他是谁。
    但是C……
    她毫无头绪,甚至也已答应会戴上眼罩。
    倒不是陈斯绒后悔戴上眼罩这件事情,她只是觉得有些紧张。
    心里的两股念头此起彼伏,把她的心脏都烫得微微皱缩。
    但是陈斯绒不打算打退堂鼓,她只是有些紧张而已。
    换上衣服和鞋子,陈斯绒拎着包下了楼。
    她原本打算早些下楼,不想叫司机等,却没想到刚走到门厅,就看见外面停了一辆黑色的车。
    她觉得眼熟,就走近看了看。
    车牌号果然写着【Grace】后面是一个鲜红的爱心。
    司机显然认识陈斯绒,一个澳洲本地老爷爷,他从驾驶座下车,请陈斯绒上来。
    车辆很快驶离酒店,一路沿着树木高耸的街道朝市中心的方向开去。
    天气很好,碧蓝的天空万里无云。
    车里开着温度正合适的空调,陈斯绒抓住包带的手心有些微微出汗。
    约莫叁十分钟之后,车在一座大厦的地下停车场挺稳。
    司机带着陈斯绒坐电梯上到了十八层。
    电梯门打开,第一眼看到的是十八层的门厅,极为的宽阔与典雅,四周是没有隔断的大片落地窗。
    门厅正前方就是一个前台,前台里站着的女人见到司机和陈斯绒,就熟稔地上来打招呼。
    陈斯绒于是跟着这名女士朝大楼内走去。
    这名女士在1806的门口停了下来,朝陈斯绒说道:“就是这里,门已经按照要求打开了,卡片放在玄关的桌子上,请查看。”
    陈斯绒有些不解:“里面没有人吗?”
    “暂时没有,你可以先查看卡片。”
    陈斯绒犹疑了一下,还是先说了谢谢。
    然后这位女士就率先离开了门口。
    四周安安静静的,陈斯绒也不觉放缓了呼吸。
    她目光看向这间公寓的门。
    正如刚刚的人所说,公寓的门是虚掩着的,像是在迎接她的到来。
    陈斯绒原本还在猜想,自己是否需要在进门之前就带上眼罩,但是刚才的女士说里面还有卡片需要她查看,并且这里没有人。
    思绪缓慢、仔细地运转着,陈斯绒确认自己可以睁着眼睛踏进这间屋子。
    她抬手轻轻推开了门。
    通透,是陈斯绒对这件公寓的第一眼感受。
    挑高的公寓顶层加上一百八十度无死角的巨大落地窗,叫这公寓的视野无限延展。客厅呈不规则的半圆形,空间很大,各种家具极具艺术感地摆放其间。
    颜色并非是灰黑搭配,而是使用了很多靓丽的跳色,大胆而又鲜活,却绝不显得俗气。
    巨大的木质线条从客厅的顶部高高悬下,亮色灯带镶嵌其中,渲染出极为鲜明的艺术感。
    看得出来,这间公寓主人的品味很好。
    陈斯绒脚步慎重地走到了玄关处的桌子旁,上面除了一张红色的卡片,其他空无一物。
    她手指捏起卡片,才发觉红色的那一面有绒绒的触感,她食指忍不住多摩挲了几下。
    翻开卡片的背面,上面有几行极为漂亮的中文:
    To  my  Grace:
    欢迎来到这里。
    请随意在公寓里进行走动和查看,包括所有的房间、衣柜、抽屉。如果你觉得安全、舒适,请给我发一条消息,并且戴上眼罩。如果你觉得不安全、不适,司机在楼下随时送你离开。
    不过在你做出决定之前,我邀请你去看一看卧室。
    落款是C。
    陈斯绒的心跳在胸膛里重重锤击,几乎要逃脱出胸膛。
    即使此时此刻,他也在给她拒绝的选择。
    忍着鼻头的酸意,陈斯绒换上拖鞋,朝着卡片上说的卧室走去。
    卧室与客厅共享一整片没有边界的落地窗,但是此刻,厚厚的窗帘将窗户遮得严丝合缝。
    灯光是暖黄色的,无声地流淌在这间宽敞的卧室里。
    陈斯绒手里的卡片轻轻掉落在地上,她视野在一瞬间模糊,而后眼眶滚下急剧的泪水。
    因那扇拉上的窗帘是红丝绒;
    因那床铺展整齐的被褥是红丝绒;
    因敞开的衣柜里挂着的睡裙是红丝绒;
    因最开始他手写给她的卡片背面也是红丝绒。
    一阵天旋地转,陈斯绒几乎再站不住。
    因主人的意思实在太过明显,他虽然也给了她离开的权利,但是——
    他的红丝绒,
    他希望她今天可以留下来。
    -----------
    咳咳,某人用心良苦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