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禁成人电影基地(NP高H) - 来自双子的邀请/等待上映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梅蔷的第三幕是她已经整理好心情,和伯泽密谋如何让张阳上钩。
    他们的行动是个人行为,所以白天需要完成各自的工作,晚上才偷偷聚在一起反复琢磨钻研很多细节,不断完善整个计划。而在展开行动前,他们只能在伯泽的出租屋里小酌几口,互相打气。
    梅蔷故意喝了很多,朦胧着醉眼看伯泽。
    “如果这次行动成功,我会辞掉警察的工作。”她说。
    男人没有接茬。
    但他心里知道,张阳死后,梅蔷的色情影片公开,就算上面要保她,她也没有脸面留在警局。除了这一点之外,身为警察的他们,擅自行动,还以官方的秘密作为诱饵,钓鱼执法,也愧对这身警服。
    他也不打算再当警察,可梅蔷先说出口,他便不打算说了。
    至于不成功的情况。
    那就由不得他们了。作战失败,他们会同时得罪警局和张阳,将面临缺乏官方保护的无止尽的追杀,结局一定是死在某个荒无人烟的地方,无人收尸。
    两人对视一眼。
    一切尽在不言中。
    “辞职之后,我打算先整个容,至少不能让人看出来我是个AV明星。”她笑着说,“然后,可能会去修道院或者寺庙吧。”
    她说着,忽然坐起身,兴致勃勃地解释。
    “你可不要想歪,不是女德守贞之类的无聊原因,而是因为这些地方管吃管住!”身为女警察的梅蔷毫无斗志,“我辛辛苦苦大半辈子,结果没钱没男友,跟白活了一样。大概只能用‘我曾经就是从这里走出去的,还当过警察’这种理由,让那些地方收留我了。”
    男人张了张嘴,一些话就在嘴边,却依旧没能说出口。
    他想:再等等。
    等她的心情彻底平复,自己再说。不然,就是趁人之危。
    【啪】
    场记板剧情结束。
    宁若情长长地呼了一口气,伸了个懒腰:“再拍几幕,我就能杀青了。”
    许闰峰走到她跟前,垂眸看着她:“你这次又要搞什么?”
    他刚看了自己的剧本,有微小的调整,原因大概是之前宁若情在浴室里忽然违抗剧情的原因。虽然不是第一次遇见,但他深知宁若情有一肚子的诡计盘算,可不敢小看这些调整。
    “没事的。放宽心。”宁若情站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下一幕是我和沉毓寒的对手戏,先走了。”
    许闰峰却在她离开前,拉住她的手臂。
    “你要小心沉毓寒。”
    “他怎么了?”
    “你去查查他的资料就知道了。”男人淡淡抛出一个炸弹,“他在‘无敌流分区’里,有个很响亮的绰号,叫‘杀妻斩妹证道君’。据说,扮演他老婆的演员,没几个能活下来。”
    宁若情:!!!
    沉毓寒看起来浓眉大眼正直坦荡,没想到居然这么心狠手辣。
    比她还狠!
    许闰峰只看她的表情,就知道她没太当回事:“我是为你好,别和他走得太近。”
    宁若情:不知道为什么,周围开始弥散开一股淡淡的白莲花味。
    错觉么?
    要说宁若情对沉毓寒有什么感觉,大概是“器大活好不粘人,当炮友的话会很合格”,别的想法就没有了。她自己是现实里真实娱乐圈里淌过水的人,知道花花世界的迷惑太多。
    她那颗心,即便没有封存起来,也是钢铁浇筑的。
    所以,她对男人们,毫无留恋。
    在拍完《烈日玫瑰》之后,她的身影只在大厅里闪现了不到三分钟,又消失了。
    沉毓寒和许闰峰都没来得及答话。
    两个男人对视一眼,在彼此的目光中看到了相似的情绪。他们没有假模假样地互相打招呼,而是各自离开。
    此时的宁若情呢?
    正应邀来到了双子的房间。
    说房间有点太片面了,毕竟宁若情身处的地方,是个看起来有上百平米的客厅,超大的液晶屏幕覆盖了近乎一整面墙,地上除了一对尚且干净整洁的长沙发,和堆满零食影碟的茶几,遍地是乱丢的模型玩具。
    角落里似乎还有几个按摩椅一样的东西,旁边挂着头盔,可能是高科技的全息仪器。
    这几个仪器的后面,是透明的玻璃幕墙,能看到对面碧波荡漾的泳池和岸边的太阳椅烧烤架。地上有几个冰箱,两个是半打开状态,全是带着水珠的饮料瓶。
    除了这个房间外,电视左边有个修剪整齐的灌木半墙。半墙另一边应该是厨房餐厅,但被装修成了酒吧的样式,红色的酒杯座椅、暧昧昏暗的灯光秀、闪着光的舞台空地、各式的调酒器具和一整柜的各式洋酒。
    电视右边倒是只有一扇紧闭的双开红木大门。
    当她将视线落在那里时,大门缓缓打开,两个长相相似、头发一金一栗的男孩子站在门后,微笑看着她。
    “感觉这里怎么样?”
    宁若情:“感觉你们身为演员,身体管理做得很差。”
    以为她会艳羡赞叹的双子:……
    她倒是一点不客气,避开那些摆放随意的玩具,端端正正地坐在沙发里,偏头看他们。
    “我来了,你们说要带我一起过的电影影票呢?”
    白嫖别人,她是一点不会脸红。
    看她这么直接,双子也不打算绕弯子。他们一左一右坐到她身边,一唱一和。
    “信息里写得很清楚。我们带你过一般难度的灵异电影,你……”
    “你就不计较剧团考核里发生的不快。”
    宁若情不知道他们为什么突然改变态度,但她隐约能猜到。荆诚说百团大战的提前,和她有关,再结合许闰峰说的黑市电影会暗中流通。
    那么,她为了活命手段尽出的样子,自然会被一些人看在了眼里。
    他们认为她是香饽饽。
    那她为什么不好好利用这个机会,为自己谋利益?
    “好啊。”她笑着回答。
    她接过双子递来的影票,轻轻撕开的时候,《烈日玫瑰》的海报提前四小时放出了。
    擅长双男主剧的殷导,首次让一个女人来当门面。
    那个眼里蓄满哀求悲伤的泪水,脸上全是挨打痕迹,口红被抹乱,唇角撕裂,头发凌乱,赤裸着身体的女人,正是宁若情。
    她的身体浸在洁白浴缸的水中,因为镜头和角度的缘故,看不到任何露点,但从平静的水面和她仰望镜头的黑色瞳仁里,倒映着一个揪着她头发的男人身影。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