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煞 - 御煞 第3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他伸出手,将自己那碗还没动的吃食端到了楚维阳的面前。
    年轻人只是看着氤氲雾气里朦胧模糊的身影,并没有抬手。
    光头大汉又轻笑了一声。
    “我说过的,只够一个人修《五脏食气精诀》……”
    “你也答应过我的,等我死了,你来磕头送终,有你这炷香火,算起来还是我赚了些。”
    听得了这句话,楚维阳才抬手接过了那碗吃食。
    汤肉入丹鼎,稍稍适应了那疯狂饥饿的楚维阳,这才仔细的感应起修行《五脏食气精诀》所带来的全面变化。
    五脏脉轮乃生机运转之所在,每一缕元炁法力的诞生,都意味着楚维阳的五脏中蕴藏的灵光更盛一分。
    这是前所未有的全面壮大!
    充盈的气血甚至有一刻让楚维阳有了仍旧活在人间的错觉。
    而“灶炉火”的煅烧更是堪称粗暴,比之运转任督周天经脉少了些精细,却让效率提升了不止一成。
    隐约间,楚维阳竟然看到了短时间内恢复炼气期三层完整修为,甚至朝着炼气期中期冲击的可能。
    功行至炼气中期,随着法力充盈,则百病不生,得享天年。
    在这样的鬼蜮里看到本来得享天年的机会,甚是件幽默且嘲讽的事情。
    第三天的时候,楚维阳原本焦黄干瘪的脸就能够隐约看到些血色了。
    第四天,当楚维阳揉捏被煞炁侵蚀而僵硬的手指的时候,竟然清楚的感受到了粗糙皮肤下的血肉触觉。
    可这样的变化,并不能让楚维阳开心。
    他在清晰而明显的一点点胖……或者说是壮起来,但与此同时,光头大汉则在一点点地消瘦下去。
    这本来是两人同样坦然决定的事情。
    可是亲眼看到这样事情的发生,第一次除去饥饿之外,前所未有的纯粹的痛苦淹没了楚维阳的心神。
    有时候看着光头大汉愈发僵硬的身形,楚维阳竟觉得自己像是甚么寄生的虫豸,甚么鬼蜮里真正的阴物。
    他能明确的意识到自己的强壮与大汉的消瘦之间,此消彼长的因果联系。
    像是生命的长短,有了明晰的标的。
    第一次,这种痛苦,尤甚于饥饿。
    第七天,石窟中本该轮到光头大汉来站在门口挨马管事的鞭子。
    可当天的清晨,却是楚维阳替他站在了门口。
    这是楚维阳唯一能做的事情了。
    管事的手高高扬起,又猛然间落下,紧接着,管事颇有些急躁的声音回响在逼仄的石窟中。
    “打今儿起,煞浆,每人得炼两壶半出来!不足数的,晚上没有饭吃!少于两壶的,莫怪爷说话狠,得把你吊在门口,拿鞭子活活抽死!”
    这一回,听着马管事那急躁的声音,连楚维阳都感觉出了这镇魔窟中潜藏的某种暗流汹涌与波诡云谲。
    说不清道不明,但楚维阳真切的有了这样的感觉,也愈发相信了光头壮汉的判断。
    第十天,当楚维阳端着碗走到石窟深处的时候,还没来得及顺着石壁坐下,便看到光头大汉坐在自己往日的位置上,手中捧着的空碗干干净净,嘴角上还残留着半片菜叶。
    楚维阳猛地一愣,他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直直的看着光头大汉。
    原地里,大汉也抬起头来,直愣愣的和楚维阳对视着。
    两人都没有说话。
    片刻之后,楚维阳艰涩的开口问道。
    “你是谁?”
    这话问得如今清瘦的大汉有些茫然。
    他怔怔的低下头,像是在思考着。
    “我……”
    “我是……”
    “我不是很记得了……”
    楚维阳艰难的低下头。
    “你是盘王元宗修士郭典!盘王元宗是昔年魔门鼎盛之宗,你是传法长老,一宗法统的传续,尽在你一人!”
    第十五天,清晨,光头大汉郭典,盘王元宗传法长老郭典,死在了楚维阳的身旁。
    第4章 顿开金锁走蛟龙
    静静地看着郭典躺在地上,楚维阳的表情再度恢复了之前的那种沉默与麻木。
    他或许仍旧痛苦,但那种痛苦,伴随着郭典的死亡,似乎超过了某种阈值,又像是紧绷着的弦彻底的断掉。
    忽然之间,他便不再痛苦了。
    像是无边汪洋里掀起的第一个浪头,像是万仞高山上坠落的第一块碎石,像是郁郁森林里烧起的第一团火星。
    那发源于内心的痛苦,不曾消逝而去,而是在极其短的时间内,被顺理成章的转化成了另外一种东西——
    愤怒!
    前所未有的愤怒!
    对镇魔窟,对乾元剑宗,对所有的每天在决定着把猪食喂给他们的每一个人的愤怒!
    倘若是有天理可讲,此刻躺在地上的,应该是他们!
    原地里,年轻人沉沉地吸了一口气。
    恍惚间他似是有一种错觉,无边的愤怒这一刻也被服食入胃囊丹鼎之中,怒火被心火煅烧着,游走在五脏脉轮之间,冶炼着另一层面上前所未有的“大药”!
    可终归他还是冷静了下来。
    年轻人只是定定的凝视着郭典的身形。
    他俯下身子,轻轻地将已经十分消瘦的郭典抱起,石窟中摩肩接踵的人群分开,只几步路,楚维阳就抱着郭典走到了石窟的最深处。
    看上去,前方本来应该还有一段路可走。
    那条路若是还通,这石窟看上去就更像是一道矿洞了,只是不知何时,那一截路坍塌了,堵在石窟尽头的,尽是嶙峋的碎石。
    尽头的一角,许多碎石被刻意的堆叠,嶙峋的石块也被人敲碎,尽可能的磨去棱角。
    一个个人身大小的坑洞,就这样歪歪斜斜的呈现在那里。
    这是这片森森鬼蜮中最后的一点儿人情味了。
    乱葬岗也似的地方,更没甚风水可讲,简单寻了个还算干净宽敞些的坑洞,楚维阳便将郭典的尸身葬了进去。
    几块碎石绵密的铺在坑洞上,看着鼓鼓囊囊不成模样的坟茔,一脸沉郁的楚维阳到底还是叹了一口气。
    说是磕头送终,自然便该这样去做。
    原地里,年轻人推金山倒玉柱,直直跪在郭典的坟茔前。
    躬身叩首,楚维阳的额头直直的砸在地面上。
    正此时,忽地有闷声响起,说来也奇,一时间竟教人听不出来,这声音到底是来自于石窟外,还是来自于那封闭的甬道之中。
    紧接着,一束束灰尘从石窟的顶端洒落,再下一刻,大地震颤的动静,就变得直观且清晰起来。
    地震了?
    楚维阳挑了挑眉头。
    我们俩这父慈子孝的,磕个头还能有这么大能为?
    没等楚维阳这般闲散的心思继续深想下去,不过两三个呼吸间,石窟外忽然传来几如雷霆炸响的轰鸣声。
    煌煌道音响彻天地之间。
    “好胆!此地乃乾元剑宗所在!镇魔洞窟之地!尔是何人,胆敢动吾宗法阵!欲试剑锋之利?”
    偏头看去时,楚维阳跪坐在石窟的最深处,远远地,看着石窟门户很是窄小。
    只这一句话响彻,瞬间便教人明白了来去脉络。
    楚维阳瞧的真切,这会儿已经有心思活络的人,眼看着有人闯山,镇魔窟要乱起来,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弯着腰,几步疾走,便窜出了石窟,奔逃而去。
    再看着有人起了头,逼仄的石窟之中,人心更是浮动。
    撇了撇嘴,楚维阳暗骂了一声蠢货,随即也不起身,只顺势往斜前方一滚,楚维阳便像是那离弦之箭一样,滑入了一处空荡的坑洞里面。
    紧接着,楚维阳从坑洞中坐起,动作利落的寻了几块大些的巨石,正好能恒盖在坑洞上方。
    只眨巴眼的功夫,楚维阳就这样自个儿把自个儿埋在了坑里。
    下一瞬,一道冷清的声音似乎是从极远的地方,将将传递到了石窟中来。
    “哈!剑宗所在?镇魔之地?又是为何拘了我小师侄去?他是东岭淳于道长嫡亲子!自幼长在庭昌山丹霞老母膝下!牛鼻子,只你刚才那句话,便得罪了两家!”
    “我也不去问你到底是谁了,待我打破法阵,杀进镇魔窟,救出小师侄来,到时候,东岭淳于家,还有庭昌山一脉,自然要叩剑宗的山门,将此事问个明白!”
    声音远远地传递过来,已然煌煌如雷霆天怒,紧接着,地动山摇之间,更像是雷霆闪过之后,连绵不断的狂风暴雨!
    下一瞬,各种各样的凄厉惨叫声接连传来,几块碎石落下,楚维阳的眼前一黑,彻底再难分辨清楚外面的情形,唯有那轰隆若雷霆的呼和声,仍旧能从石窟外远远地传递来。
    “哈!即便里面有怎般误会,也断没有这样闯山的道理!为救你那甚么师侄,冲撞法阵,引地龙翻身,只这两下,便不知害了多少性命!如此行径,于我剑宗山门前,还妄图有道理可讲?丹霞老母门下?道友,对不住了,拿下你,咱们再说前边误会的事儿!”
    紧接着,那清冷的女人声音,似乎是怒极,反而嗤笑一声。
    “好赖话全教你一人说了!谁占得了道理,咱们手底下见真章!”
    再然后,伴随着镇魔窟中接连不断的地龙翻滚,淤积在山体矿脉之下的雄浑煞炁,在这一刻几若决堤一般,顺着山体的动荡,朝着天穹喷涌而去!
    躺在坑洞之中,楚维阳只觉得剧烈的痛楚几乎同时从四肢百骸中传递而来。
    下一刻,年轻人眼前又是一黑,便失去了知觉。
    ……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