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煞 - 御煞 第9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这一兜一转,辗转腾挪之间,便是身法的至高至妙处!
    而随着楚维阳第一步踏出的时候,年轻人的手便已经握住了剑柄,等人立在门口处的时候,锐利的剑锋已经出鞘!
    闪瞬间,手中剑锋舞起,裹着流光刺出的瞬间,这漫漫一路行来,每一次与野兽杀戮的瞬间,都顷刻从楚维阳的心神中流淌而过。
    《春时剑》的六章三十六式,每一剑的招式几乎在同一时刻显照心光之中!
    恍惚间,楚维阳生出一种很奇妙的感觉。
    他忽然明白了马管事所说的那种感触。
    但又和马管事所说的不完全相同。
    当对于《春时剑》的感悟真正通了心意,恍恍惚惚之中达到内外通感的瞬间,忽地,那绛宫心室之中熊熊升腾的心火怒焰,像是兀自包裹住了甚么!
    不是往常服用吃食时的热流。
    而是一种微妙的,淡然缥缈的温润清流。
    下意识的,楚维阳运转起《五脏食气精诀》来。
    功法已修得熟稔,几乎一息间,心火裹着那无形物质的清流,便在五脏脉轮之中兜转而过。
    到底不是真正的吃食甚么,这一轮兜转,未曾有分毫从心火中散出,落入五脏里。
    可是当心火再归位的时候,伴随着功法的运转,却分明有甚么,像是从心火之中没入了那股清流里。
    那是愤怒,那是楚维阳自镇魔窟中养出的无边愤怒!
    那是贯穿上下的雷霆!那是顺着雷光肆虐的焰火!
    那是回响在春时的声音与灾厄!
    心火归入绛宫,那股交杂着雷火的流光,朝着丹田中垂落而去。
    未曾入大定,未曾坐忘,可楚维阳却已经得了第一缕剑意。
    与春时有关,却是源自于愤怒。
    这注定是连马管事都无法解释清楚的事情,毕竟这世上兼修《五脏食气精诀》与《春时剑》,还有这样境遇遭逢的,古往今来或许只楚维阳一人了。
    等楚维阳直视向门外的时候。
    当四目在虚空之中相对。
    那深邃眼瞳之中一闪而逝的雷与火,像是某种无形的大势,像是传递着某种无上的天威,几乎在一瞬间,镇入那人的心神,教他愣怔在原地,于生死之间,竟无半点反应!
    下一瞬,楚维阳近乎呢喃的声音响起。
    “惊——蛰——”
    这是楚维阳自《春时剑》中得出的剑意的名字!
    这是四时之一的愤怒!
    是九天之上动荡的雷霆!
    是无边大地沸腾的野火!
    惊蛰未到雷先鸣,大雨狂风似蛟龙!
    剑锋刺出。
    那缕剑意悬在气海丹田上空,恍若大日洞照汪洋。
    下一瞬,剑气动,无边煞炁席卷而去,裹着楚维阳的衣袍猎猎作响,卷动着狂风砂石,恍如深冬寒彻!
    这一剑落下,断没有了幸存的道理。
    长剑自眼眶没入,自脑后而出,干净利落的了结了此人性命,顺便如他所要求的一样,给他开了开眼。
    第13章 茧丝牛毛祛病灶
    来如雷霆收震怒,罢如江海凝清光。
    那蕴含着惊蛰剑意的一剑,来得快去的也快。
    回春阁前那升腾回旋的浓烈煞炁,同样乍显乍收,随着原地里楚维阳手腕一抖,几点血痕从剑锋处甩落,那殷红的颜色,似乎才提醒着所有人,刚刚所看到的一切,那闪瞬间爆发出来的惊人杀念,并非是众人的错觉,而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而与此同时,几乎有数声无法遏制的惊叹,从不同的角落中传出。
    不同于更高境界里毫厘差距间的较量,炼气期修士终归只是初涉修行门径而已,许多手段与凡俗差不上太多,原本一部高明的剑法,就足以冠绝于此类人之中,更何况在那冲冲怒火展露的闪瞬间,楚维阳更明悟了剑意这等大杀器!
    于冠绝之中,愈显几分超然姿态了。
    而且,即便是撺掇着来人试探的幕后黑手,恐怕也未曾想到楚维阳的反应是这样的凶猛。
    说来也没有结下多少仇怨,只是嘴上言语污秽了些。
    许他本就是这样的习惯而已,混迹河源地中,人油滑了些罢了。
    许他凶戾的姿态背后,另有一番凄苦的故事可以与人讲。
    许他亦有不得已的苦衷,以一己之力养活着一家子人的存续。
    可在楚维阳的那一剑之下,这些都彻彻底底的结束了。
    万事皆休矣,横在街上的,不过是一条逝去的性命。
    愈是这样,愈发教人心寒。
    虽说剑修宁折不弯,向来是直抒胸臆的倔强脾气,可如楚维阳这样的反应,未免也太过了些,更甚魔道修士,当得上一声“酷烈”。
    只是原地里的楚维阳,缓缓地提起手中长剑,一点点收回剑鞘之中。
    这会儿的年轻人也并不好受。
    前所未有的煞炁爆发,自然要承受前所未有的痛楚代价。
    而那样迅疾的雷火一剑,那样象征着春时惊蛰的意境一剑,一瞬间的迅猛爆发也几乎掏空了楚维阳的病体。
    事实上,这一刻的楚维阳,才是最为危险的。
    他甚至无力再用出同样的第二剑。
    几乎脱力的胳膊,也想要不受控制的微微颤抖。
    只是长久以来习惯于承受痛苦,让他的神情始终泰然,甚至对于眼前人的死亡过于漠视,沉积在四肢百骸之中的煞炁,也让气血并没有想象之中的灵活,略显僵硬的肢体反而遮掩了破绽。
    更甚者。
    迎着所有人窥视的目光,楚维阳几步走上前去,自顾自的弯下腰来,伸手从那人的腰间摸索着甚么。
    他像是不在意那阴影中的试探。
    而同样的,随着楚维阳的动作,他背后的箩筐,也醒目的暴露在这些人的视野中。
    一剑斩出,楚维阳已经不再神秘,但却显得酷烈与棘手。
    而那箩筐之中蕴藏的呼吸声音,意味着另外一层的神秘,与不可捉摸。
    等楚维阳再直起身来的时候,他已经从此人的尸身上取下了一枚袖箭,一袋散碎的炼金,倒是有十余枚灵石掺杂其中,算是意外之喜。
    掂了掂那荷包,楚维阳将之收入怀中,复又掰着袖箭的两端,这么用力一折,就将精巧的袖箭毁去。
    一把丢在尸身上,然后楚维阳看也不看,径直转身,走回了回春阁中去。
    这一回,那山羊胡老者看向楚维阳的目光,更是古怪了。
    在他眼中,似楚维阳这等人,能活着已然是不讲天理,更掌握了剑意,还能斩出气势如此汹涌的一剑,愈是没有道理可言了。
    数息间,老者几度想要开口,却欲言又止,如今终归不是在丹河谷山门里,而是在坊市中做生意,有时一句话就能坏事,一个眼神就能莫名其妙的丢了性命。
    不知老者心中复杂的情绪,楚维阳先是将九两炼金摆在柜台上面。
    “还是三壶百草破厄丹。”
    说着,楚维阳又拿出了尸身上得来的浮财。
    取出炼金仔细掂了掂,然后又取了四枚灵石补上。
    “再取一枚龙虎回元丹。”
    他不确定这两种丹药哪一类更适合自己,只是龙虎回元丹珍贵,楚维阳也只舍得买来一枚,试试效果。
    而百草破厄丹,即便对于自身化煞效用不大,只取灵丹药力,用来修行《五脏食气精诀》也是极好的选择。
    点点头,老者很快将丹药取出,先是将一枚巴掌大小的木盒递到楚维阳的面前。
    木盒上纹理幽深,哪怕隔着还有一步远,楚维阳都能够嗅到淡雅的清香扑面而来,盒子的缝隙处,更有一道符箓环绕包裹,使得灵丹药力不散。
    虽说一道符箓值不得太多,可这样郑重的包装,唯有那枚龙虎回元丹。
    再去看老者的动作,四枚瓷瓶一字儿排开,显得寻常了许多。
    等等,四个……
    楚维阳下意识的抬头看向老者。
    那掌柜随即捋着山羊胡笑了笑。
    “照理说,河源地中不问来历,可掌握了那样惊人的剑意,小兄弟不会是剑宗的寻常人,日后或许与吾宗还有打交道的缘分,这样看,刚刚老夫的坐视就有些对不住小兄弟,老夫做主,多赠一壶百草破厄丹,是替吾宗结个善缘。”
    闻言,楚维阳这才平静的点了点头。
    一壶百草破厄丹,三两炼金,三枚灵石,算不上贵重,只是结个善缘,倒也说得过去。
    “多谢!”
    如此,楚维阳坦然收了,将这些尽都拢在袖袍之中,年轻人没再言语,一如来时一样,背着箩筐,提着长剑,步伐坦然的走出了回春阁,沿着来时的方向,几乎分毫不差的,朝着河源坊市外走去。
    原先的预想之中,他本有意想要在坊市中寻一处短暂住所。
    只是计划不如变化。
    当街动了剑杀了人,河源坊市已然不是久留之地。
    剑意与神秘注定只能阻拦他们一时而已。
    等那些老油子们下定了决心,恋栈不去的楚维阳,便注定要身陷囹圄,命犯杀劫。
    如今果断脱身,才是长久之计。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