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煞 - 御煞 第755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无边的风暴在这顷刻间像是将整个旧世囊括在了其中。
    紧接着,当第一缕风从那汹涌的天灾风暴之中,席卷向整个旧世海疆之中去的时候。
    刹那间,光阴定格。
    而也正是在这光阴定格的顷刻间,道人正昂起头,看向那须弥碎裂,看向那岁月风暴涌来的天穹极深处。
    纯粹的寂无之中,道人的白玉眼瞳之中似是仅仅只能够看到纯粹的黑暗。
    但是楚维阳明白,那黑暗的寂无之中,真正的存在着一道又一道狰狞的轮廓,再是真正寻常世人所无法理解的世界,岁月和须弥以无法想象的方式铺陈开来。
    而这一刻,须弥的破碎,岁月的撼动,更像是这些原始凶兽们在铺陈自己抵至此间的路。
    而那隐没在黑暗之中不曾显照身形的原始凶兽们,像是等待着饭点儿一样,环伺着这一个时间节点上的旧世海疆。
    就像是等待着甚么珍馐美味在大釜之中烧煮出鲜香来一样。
    冥冥之中,在这光阴定格的刹那,道人已经听到了那垂涎欲滴的吞咽声音。
    第1007章 至道三千吾往矣
    咔——咔——咔——
    几乎在伴随着那狂暴的岁月之风席卷过整个旧世海疆,进而将岁月光阴定格的那一刹那间。
    如是支离破碎的声音便相继在旧世海疆各不相同的地方近乎同一时间的响起。
    仔细看去时,那是伴随着逍遥气韵的蒸腾,伴随着因为跃出樊笼去之后,那种诸法诸气不加于身的气韵萦绕,伴随着某种已经将身形挤入那道天门之中去的足够多的超脱层阶的玄妙映照。
    那是天炎子和老禅师几乎轻而易举的将己身的形神从岁月光阴的桎梏之中挣脱开来。
    这一息仿佛仍旧在天地之间定格,但是两人却依然能够在这定格的光阴之中如常悬照身形。
    而同样的,在这一刹那间,真正内外天地割裂的灼灼宝光从邢老道人的身形之上几乎冲霄而起,不同天地的乾坤之力在这顷刻间萦绕与徜徉在邢老道人的身周。
    几乎顷刻间,某种遗世而独立的气韵便这样从邢老道人的形神之上映照四方,进而顷刻间,楚维阳瞧的真切,邢老道人像是从甚么缠裹人身形一般的泥泞沼泽之中挣脱了出来。
    他分明仍旧立身在其间,但是形神显照的过程之中,却早已经立身在了另一道不同的天地乾坤之中。
    而几乎就在那风暴产生的顷刻间,伴随着那狂风的席卷而至,几乎同一时间,楚维阳的身周便有着纯粹清澈的玉光清辉的洒落,而也正是在那温和的灵光兜转之中,属于太上八卦炉的灵形一闪而逝。
    但神韵的酝酿与搅动之下,这顷刻间,旧世海疆之中一切暴动与倒乱的岁月和须弥之力,在这刹那间咸皆被楚维阳所掌握,一缕风被汲取,一泓光雨被融入了玉光清辉之中。
    进而,甚至是连那教人如坠冰窖的幽寒之意,那真正意义上将要倾覆旧世海疆的无上杀局的灾劫之气,也在这顷刻间被楚维阳所截取,所炼化为己用。
    那是玉光清辉之中少许的苍白颜色翻卷,伴随着道人手中的玄黄竹杖被轻轻拧动,进而有着某种无上杀伐的气焰在道人的呼吸之间若隐若现。
    原始凶兽在以这样的自然天灾而酝酿着通向旧世海疆的路,但是这一刻,楚维阳也在用同样的力量与手段,在那一道帷幕被掀开的顷刻间,铺陈出了己身真正踏向那苍茫浊世真正天穹极限处的路。
    而相较于天炎子和老禅师以及邢老道人的挣脱,甚至可以说,从始至终,这满蕴着暴动的岁月之力的狂风本身,纵然定格了天地光阴,却不曾有着分毫对于楚维阳的桎梏。
    于是,遂也谈不上有甚么挣脱的过程。
    所以当那支离破碎的声音接连响起,复又在顷刻间黯灭了去的时候。
    当天地皆寂,这刹那间,却仅仅只有四人能够在这样定格的光阴之中自如的显照己身道法形神之气韵的时候。
    在那骤然间纵然挣脱的光阴的桎梏,但仍旧沉浸在那无法遏制的寒意之中,进而引着无垠的惊怖而略显得惶恐不安的诸修,在这顷刻间,不由自主的看向那同样被光阴所定格的旧世天宇,看向那四大界天,看向那芸芸诸修。
    只剩下他们了。
    那光阴的定格,那须弥破碎的风暴。
    使得天地自然的力量彻彻底底的被困顿,四大界天悬照在那里,仿佛这顷刻间仍旧能够给予的,便只有其存在本身所能够给诸修所带来的底蕴与运数的加持。
    可哪怕这样的加持本身被放大到了极致,可是真正面对着原始凶兽,真正面对着盘踞在超脱层阶不可思议的庞然大物,这仍旧是杯水车薪的助益。
    而除此之外,芸芸诸修的形神与道法,尽都在这顷刻间,咸皆在那岁月光阴之中定格。
    哪怕在这一过程之中,诸修能够看到有如百花楼楼主身上斑斓诸气似是隐隐有所动荡,欲要挣脱开来某种桎梏,以遁身须弥之外的方式得以脱身,但须弥本身的暴动,岁月光阴之力对于神境修士的不可违逆,仍旧教之无法在那桎梏之中有丝缕的挣脱。
    而同样的气韵变化,也显现在了谢奎老道,显现在了云浮老道等等诸修探索着超脱的层阶,但终究因为岁月光阴所消磨去了才情和底蕴,最终流于平庸的存在。
    他们被岁月光阴所销蚀,而尽也因为岁月光阴所被桎梏。
    而同样的,三位原本身上佛霞黯淡的王佛,在这一过程之中,仿佛因为着那属于旧世帷幕的撕裂,因为时间节点的变演,因为可能存在的新世的将近,有着某种磅礴的至道成就的道果之力在想要逆溯着岁月光阴,从未来倾注到三位王佛的身上。
    但是新世终究未到,他们以大宏愿的佛法精妙,将己身的至道成就寄托在了某一时间节点上,便也注定要受到岁月光阴的钳制。
    这顷刻间,或许那逆溯而来的未来力量仍旧有着效用,但是某种圆融不磨的气息,也仅仅只是贯穿在了三位王佛的形神与道法本质之中,使得其不至于在风暴与狂风之中被顷刻间消磨去了性命。
    除此之外,再无有见得甚么精妙的手段,能够在这样的凶险危局之下,渡化王佛。
    只剩下他们了。
    而也正是在这样的念头从诸修的心神之中生发,顺延着那种惶恐惊悸的情绪,更进一步的贯穿在形神之中去的时候。
    这刹那间,楚维阳清朗的声音,仿佛含混着煌煌道音,蕴藏着洪钟大吕也似的洗刷七情的力量,震响在了三人耳边。
    就在三人关注着岁月狂风席卷在旧世海疆之中的众生诸相的时候,楚维阳的白玉眼瞳却长久的凝视着那狂风与天灾席卷而来的源头之处。
    那是对于整个旧世海疆的囊括,那是毫无缝隙的紧密缠裹,那是四面八方的幽寒之中所呈现与映照的举世皆敌!
    而也正是在这样的变化里,楚维阳真切的洞见了那幽暗深邃之中,随着须弥与岁月风暴的纠缠,随着那从浊世天穹极深处降临旧世的路的铺陈,那愈渐得清晰的狰狞轮廓。
    这一刹那间,是属于原始凶兽,是属于超脱层阶的本质,真正意义上在楚维阳的白玉眼瞳之中被得以洞照。
    这刹那间,天穹低垂渐近。
    那一闪瞬间的灵光动荡之中,楚维阳瞧见了真正的幽暗寂无,那凝聚着一切岁月和须弥之力的枢机所在之处的闪瞬间的剪影。
    那是各自酝酿与掌握着三千至道的原始凶兽,将其身形映照在了无垠的幽暗寂无之中。
    大道三千,这从来非只是虚言。
    到底是这苍茫浊世汪洋的蕴养,才诞生了原始凶兽,还是原始凶兽的真切存在,才造就了而今浊世汪洋的苍莽?
    这是楚维阳难以辨明的某种超脱本质的真髓。
    但是这一刻,楚维阳能够明白,这苍茫浊世之中,那无垠驳杂而苍茫的一切道法浊煞的碰撞之中,那曾经在磋磨与演绎之中,真正曾经诞生过的万象浑一的三千种恒常不易的道与法,便这样以具体的形与相,以具体的轮廓与声威,呈现在了楚维阳的注视之中。
    而也正是这样三千至道原始凶兽的存在,使得不拘浊世汪洋如何往苍茫与野性之中变演而去,但是浊煞的翻涌之中,万象的磋磨恒存,万象的骤生骤灭恒存。
    道与法恒存!
    三千至道——
    这顷刻间,仅仅只是凝视着那一息之间浮现在幽暗与寂无之中的朦胧剪影的刹那,楚维阳白玉眼瞳之中,前所未有的神华洞照,强烈的气息波动使得其本身几乎要有着热泪盈眶的冲动。
    道与法真实不虚,前路真实不虚,超脱层阶真实不虚!
    而也正是在这样的凝视下,下一瞬间,漫天的三千至道剪影相继消隐了去。
    再看去时,仅仅只有着四道朦胧模糊的轮廓,在逐渐的凝视着,那是在狰狞邪异的凶兽那极致惨烈的无序的鳞甲与角质的拼凑过程之中,就像是那恒常不易的道与法的磋磨与诞生一样,那是在无序的狰狞之中,碰撞出了某种从未曾教人见过,但却在凶戾之中,蕴藏着某种恢漠与独特的美感。
    道之相,便是身之形。
    楚维阳昔年所曾经洞见的四步骤未曾有所,那是真正意义上的形神与道法的咸皆超脱之景!
    但是也正是在这样的洞见过程之中,楚维阳真切的意识到了原始凶兽盘踞苍茫浊世的另一种真相,属于九天十地的另一种悲凉的本质与真髓。
    这苍茫浊世便是原始凶兽们的猎场,而九天十地的万古岁月的残存,不过是原始凶兽们等待着瓜熟蒂落,不想要竭泽而渔的“耐心”体现。
    他们是资粮,是薪柴。
    想要从猎物变成猎手,想要从资粮与薪柴变成熔炉与焰火。
    这便是万仞山岳拔地而起,这是撞开天门的最后一道量劫!
    于是,对于道人而言,再没有甚么好值得思量的了。
    “杀!”
    “杀出去旧世海疆之外!”
    “登天一战!”
    “生则成道!死则道消!”
    这刹那间,是属于楚维阳的煌煌道音有如洪钟大吕一般震响在了三人的心神之中,刹那间,将一切直面着至道本身,直面着本质与真相而悸动得难以自已的翻涌七情,咸皆在这顷刻间消磨了去。
    而原地里,不等三人有所反应,楚维阳便已然身形化作一道白玉流光,似是太上八卦炉中雷火迸溅,又似是先天白玉镜的镜光洞照,倏忽间,竟先一步,在越过了三元太玄天界之后,在那一方向的旧世海疆的边沿处。
    直面着风暴与疯狂,直面着那原始凶兽从天顶降临浊世的路,先一步踏出。
    以地仙之躯,登天死战!
    第1008章 一步黄泉一步莲
    几乎就在楚维阳话音落下的顷刻间,那煌煌道心震响了与洗刷了诸修的心神之中,三人几乎毫无犹疑的便和楚维阳以同样的方式,各自折转着形神。
    邢老道人身周五色大鼎的元磁雷光裹挟着滔天煞浆狂潮,演绎着浊煞万象,无量宝光在天地熔炉淬炼的余韵之下,在从本命宝器朝着先天道器变演的过程之中,不断的滋养着邢老道人在直面着原始凶兽的过程之中,所被寒意与磅礴声威震动的精气神三元。
    进而,如是宝光裹挟着邢老道人的形神,如楚维阳一般,在折转身形,越过了九室玉平天界之后,直直地冲到了旧世海疆的边沿处,便旋即以宝光之中道器本质的气韵,反向追溯着岁月和须弥的暴动所铺陈成的通路,逆溯着这条降世路,登天一战!
    而几乎同一时间,老禅师折转身形,在越过了硃明华阳天界之后,以同样的姿态,引动着己身已经跃升而出的那大日红尘佛焰的力量,以一点前尘不灭执念,似是一道微茫星光,又似是万丈白骨浊世冲霄而起。
    半似佛陀,半似魔头,这顷刻间,那从天而降的以宇宙辉光铺陈成的路,便这样生生被老禅师以己身的磅礴气劲撞开了一道口子。
    进而,不等更为苍茫无序的风暴涌入,这刹那间,重重白骨祭坛之上擎举燃烧着金红颜色的大日佛焰,进而,在磅礴红尘气的逆溯而上的过程之中,那真正金红的汹涌岩浆托举着老禅师的身形,恍如火山迸发一般,支撑着老禅师,以己身的力量,登天一战!
    同样的顷刻间,在接连三个方向都已经有着修士庇护,有着诸修登天而去的时候,原地里,天炎子遂也不再有所观照,顷刻间,便驾驭着青狮,在越过了幽虚隐玄天界之后,便旋即以近乎相同的姿态,逆溯降世之路,登天而去。
    只是在这一过程之中,朦朦胧胧,似是无形无相,又似是真切存在着的焰火,将道人与青狮的形神咸皆笼罩在其中,而且,不时间那扭曲的灵光兜转之中看去时,无形无相的心焰之中,倏忽间有着佛焰的一面浑如真阳大日洞照。
    佛光普照,凡所有相,咸皆渡化。
    而在这顷刻间,伴随着天炎子的一路逆溯登天而去,这磅礴的无量普照之佛光,早已经洒落在暴动的须弥和岁月铺陈成的路上,贯连在那教人如坠冰窖也似的原始凶兽的凌厉声威之中。
    不等天炎子在这一过程之中真正登临到浊世苍莽的天穹之上去,那同样跃升在了超脱层阶的气焰之中,那彼此的气息已经借由着渡化的意蕴,相互磋磨,相互攻伐在了一起。
    在这一刻刹那间,举世莽莽,仅只有四人能够抗衡着这足够覆灭旧世海疆的风暴,这是真正以生灵的力量抗衡着浑似是无法违逆的天灾,但是在这一过程之中,诸修却不曾有过分毫的犹疑与退缩。
    分明仅仅只是跃升出了樊笼,像是楚维阳与邢老道人分明还有大半个身子盘桓在神境的层阶之中。
    但是这一刻,迎接着那巍巍天象,诸修却像是早已经迫不及待一般,要用这样的登天一战,来迎接那最后如同人生终末一般的一个结果。
    而这样四人咸皆身形凭空升举的画面,便是楚维阳对于旧世海疆最后的观照。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