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煞 - 御煞 第757节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而不完美,便意味着是可以被击败的,是在那颠扑不破的道法义理之中,注定要被击败的!
    而且,这样的念头绝不仅仅只是映照在楚维阳的思感与念头之中。
    伴随着那汹涌风暴的撕裂,伴随着楚维阳的岁月之力被迫在这样的狂风之中,同一顷刻间驻足在不同的岁月与须弥的节点上,与这不同的浊世外象的原始凶兽捉对厮杀起来。
    那看似平和的每一步跃出的过程之中,楚维阳的玉光在暴动,道人的道场在疯狂的轮转变演,先天道器在以极致的运转而嗡鸣。
    而同样的,是那一锅之中,诸色的斑斓本身在伴随着楚维阳的形神与道法的延展与铺陈,也同样在那现世的显照的之中,变得寡淡,好似是有着多少的楚维阳形神割裂,便有着多少的诸色在现实隐没。
    而在那苍茫的岁月与须弥的无垠战场之中,在那无声息间,却每一息尽都教楚维阳近乎于无量的圆融智慧在这一过程之中陷入闪瞬间死生攻伐的紧绷的时候。
    那是伴随着更为汹涌的岁月须弥风暴的涌动,渐渐地有着旧有的席卷的风暴本身在湮灭。
    这意味着在部分的死生攻伐的战场上,已经有定鼎的局面。
    刹那间,那是一道又一道细密但却深刻的裂痕在顷刻间贯穿了楚维阳的先天万象道体。
    那顷刻间,是形神与道法本源的震动,是先天道器的哀鸣。
    那是曾经某一个岁月节点上的某一处须弥之中的楚维阳在攻伐之中的陨灭,所带给楚维阳本质层面的创伤。
    甚至那种死亡的真切萦绕在道人的思感与念头之中。
    三元万象,咸皆震撼。
    但是好在,这样的伤势伤害算不上动摇根本。
    伴随着更多的岁月之力在被风暴生生撕裂开来的下一瞬间,伴随着楚维阳身上的裂痕伤口在同样的玉光清辉的兜转回旋之中,不断的弥合,但随着更多风暴的消弭,复又持续不断的涌现的时候。
    忽地,当某一瞬间,楚维阳昂头看去时,那是偌大的沸汤之中,那翻卷的血肉与骨相在某一刹那之间真切的停滞。
    大抵也是因为其在降世之路上不断的抵近着现世。
    大抵也是因为更多的岁月与须弥的战场在贯穿着浊世的宇宙辉光而不断的相继割裂。
    渐渐地,楚维阳总是觉得,那真正意义上的浊世的外象轮廓,正在因为着沸汤之中万象斑斓的颜色的消隐,而渐渐地像是重新凝聚成了那狰狞而具备着异样美感的躯壳。
    而也正是在这一瞬间,楚维阳真切的看到,那陌生而有序的兽相之上,那超脱层阶形神本质所凝聚而成的鳞甲和毛发之中,伴随着某一道风暴在踏天路上的消弭。
    伴随着某一处战场的死生攻伐的终局在这顷刻间的回馈。
    一道彷如雷霆贯穿的焦黑将鳞甲与角质掀开,那是五彩斑斓的交织之中乌黑的鲜血,在这一刻洒落在了踏天路上!
    第1010章 撼动天地升至道
    不是顷刻间立分生死,那便还有得打。
    只要能留下攻伐的伤口,那便意味着能杀。
    这几乎是一切的死生之战之中最为质朴不过的至理。
    哪怕在这一过程之中,楚维阳的伤势远远地要比那原始凶兽形神之上的一道雷劈焦痕更为惨烈,那是通身不知道多少割裂的伤痕在显照之后复又弥合,复又再度显照的,不知多少次的轮转。
    而楚维阳也真切的意识到,这样的过程,这真切的踏天一战的过程之中,那驻足在无垠的岁月和须弥的无量战场之中的生灭的定鼎,在剧烈的耗费着楚维阳的一切道与法的底蕴,楚维阳受到的伤势越重,这样的底蕴损耗便越是厉害。
    而同样的,伴随着岁月之力的撕扯,伴随着己身的圆融智慧伴随着那岁月之力的碎裂,而一同随着那些不同宇宙辉光的节点上道人身形显照,与在血战之中的黯灭。
    那样的过程之中,并不完全是楚维阳思感与念头的消磨,那更像是同样回馈而来的神元创伤,而在这样的创伤之中,楚维阳的无上才情也在被消磨。
    底蕴和才情的消磨,让楚维阳恍惚之中意识到,他已经走在了证道的路上。
    他这登天一战的形神,便是那拔地而起的万仞山岳!
    他这白玉眼瞳之中所直面的翻涌着沸汤的原始凶兽,便是那亟待撞开的天门!
    在那岁月之力的残碎撕扯之下,在楚维阳的各不相同的身形,伴随着形神和道法本源的铺陈与延展,在那各不相同的战场之上,以几乎九成九的败落,纯粹的耗费着己身的才情和底蕴的过程之中。
    在这真正已经生死相向了万千次的无垠战场之中,在那一次又一次的殒亡里。
    终于,某一刻顷刻间,伴随着那诸色斑斓交汇而成的乌色鲜血,伴随着原始凶兽身上的那道雷霆焦痕的翻卷而洒落。
    这顷刻间,楚维阳真切的感受到,在那拉扯的,铺陈与延展开来的,极为久远的岁月光阴之中的苍莽浊世的深处,那岁月与须弥交错的一处战场之上,楚维阳以狼狈的形神,艰难的用满是斑驳裂痕的玄黄竹杖,将原始凶兽的形神与道法彻彻底底的搅碎。
    那是攻伐的定鼎,那是一场形势在九成九的殒亡之外的逆转。
    那是其原始与凶戾的一面所带来的强大之外,那真切的偶然之间的不完美的展露。
    那是这样一闪而逝的不谐真正被楚维阳驻足在神境巅峰的周全所利用之后,用生与死所作出的实证。
    原始凶兽是可以战胜的!
    而且,伴随着这样的战而胜之,不同于在现世的战场上,原始凶兽仅仅只是鳞甲与角质的翻卷。
    在那个久远年代的苍莽之域中,那惨烈定胜的楚维阳,面对着的是满蕴着超脱气息的一尊完整原始凶兽,生机泯灭之后的形神与道法的存余。
    于是,在那岁月和须弥逆乱之地,当玉光大盛,当太上八卦炉皲裂的灵形显照,当其中黯淡的雷霆与焰火中心迸发至道的辉光,当一尊殒亡的原始凶兽的形神与道法成为其中所煅烧的资粮和薪柴。
    那刹那间,伴随着一段岁月和须弥的风暴力量的收束,那是除却割裂与撕咬的伤口之外,真正有着某种,楚维阳分明未曾掌握与接触过,但是在那久远的岁月之中,立足在苍莽之域里,真正早已经被己身所熔炼的形神和道法的力量,才情和底蕴的补充,横贯光阴须弥而至。
    那一闪瞬间的充盈,那一闪瞬间的恍若乳燕归巢一般的顺滑,使得楚维阳更进一步的恍然意识到了这岁月的撕裂之下,那无量宇宙辉光节点上的相互攻伐的本质。
    那并非是甚么风暴之中伴随着岁月之力的扯动,而在人思感与念头之中所诞生的错觉。
    那是真正意义上,真切的发生在了这昏黄浊世之中的事情,发生在光阴里,发生在须弥中。
    当再一步跃出的时候,伴随着那扯动的岁月之力的力量终是抵至了某种极致,某种随着岁月之力的扯动,使得楚维阳己身的岁月光阴不断疯狂流逝的极致。
    伴随着又一股岁月之力在骤然汹涌的风暴之中被牵扯着残碎了去,伴随着更多的形神和道法的本源被铺陈延展开来,伴随着己身身上伤口的涌现与弥合,终是在这顷刻间,接连的两三道的鳞甲与角质的崩裂和翻卷从原始凶兽的外象之中得以显照。
    那或是雷霆的焦痕,或是五衰之气的腐蚀,或是真龙之相的撕咬与啃食……
    那是在形与质的轮转变化之中,楚维阳以各不相同的方式,竭尽全力的施展着己身所掌握的不同的杀招。
    而回馈到现实之中,所呈现在原始凶兽身上的伤口,便是那些奏效的成果,便是那些无上之中真正冠绝诸法的杀伐手段。
    这是实证。
    这也意味着在剧烈的损耗过程之中,楚维阳同样汲取着那原始凶兽铺陈开来的形神与道法为资粮与薪柴的回馈。
    或许是超脱层阶的回馈,仅仅只是丝缕便足够抵得上楚维阳身上那千百道的裂痕,或许是足够漫长的岁月光阴在这踏上路上的疯狂流逝,使得被迫加速的“自然而然”的过程之中,教道人走过了双道途八境的“滑动”之路。
    他“滑动”到了双道途八境的尽头。
    在疯狂的己身岁月光阴的真切流逝之中,那是三株在先天道器的剧烈嗡鸣声中,真正意义上恒久支撑起三界天宇的神通果树,在那巍峨磅礴的灵形支撑与延展之中,那真正意义上的八轮玉光大日咸皆展露出圆融无漏的态势来。
    那是原本苍葱翠玉的神通果树,在这一刻,终是走向了干枯的极致,走向了枯荣轮转变演的紧要时刻。
    那是在泰一玉皇天的玉京山上,那漫长之际的法会之中,真正意义上万象天人混同着玉质玉质灵形之间的一切轻灵玉音,咸皆在这顷刻间,浑一而成煌煌道音。
    那煌煌道音,一音似是恒久,一音贯穿三界,一音撼动三元。
    那是至道的音讯,那是玉京法会的终极成果,那是贯连着三道术共同演绎着“无量量劫”的恒常不易。
    刹那间,在这样三元的震动之中,那属于三道术终极的蜕变与升华,那属于伴随着蜕变与升华而同样擢升的万象诸法,以及在这样的道法与自然的浑一牵系之下,映照在三界天宇之中的造化余韵。
    以及几乎同一时间,那磅礴的紫金玉质辉光在同一刹那之间,相继化作最后繁浩若汪洋天河的玉露琼浆,进而裹挟着那最后贯连了神通经篇始终的珠玑篆纹经篇,相继灌涌入了神通果树之中。
    那最后的葱翠颜色,开始渐渐地在那顶天立地、支撑乾坤的果树灵形之上生发。
    这刹那间,是双道途咸皆跃入九境!
    这刹那间,才是楚维阳在踏天路上登临了足够的高峰之后,道人己身的形神与道法所酝酿的万仞山岳的拔地而起!
    那是冲霄而起之后的再度冲霄而起!
    那是撞向天门之后的复又竭尽全力的撞击!
    紫金玉光贯穿三界天宇,万象道法变演自然浑一。
    直至这一刻,直至楚维阳在浑无有半点儿瓶颈,水到渠成也似的月入双道途咸皆九境的顷刻间。
    古之地仙的极致之上,这是完整的一步跃出樊笼。
    这是真正意义上楚维阳超凡而脱俗的第一步。
    那是形神与道法本源的蜕变和升华。
    而这样当这样的蜕变与升华,以现世的楚维阳为源头,伴随着岁月和须弥的风暴刹那间真正的震动,进而绵延向那近乎无垠无量的战场之中去的时候。
    这刹那间,在那千百次,在那每一瞬息之间的千百次的死生攻伐之中,楚维阳的周全之道法,不再仅仅只是局限于神境的极致,那雷霆,那焰火,那道器的运用,那一切万象道法的斑斓辉光,在形与质轮转的极致浑一之中,再也与往昔时彻彻底底的不同。
    那是哪怕在气势上仍旧处于下风,但却依然真真切切,沾染着超脱层阶的气韵,是沾染着那震撼着天门力量的本质存在!
    几乎仅只是顷刻间,那诞生在原始凶兽形神之上的伤口与裂痕,便不再是偶然间的一两道乌血的迸溅,而是在刹那间的以复数量级的存在。
    未曾有着如楚维阳一般的惨烈,但是这样的剧烈伤口本身,却意味着楚维阳已经具备着真正撼动其形神与道法本质的力量。
    那不再是甚么云泥之别间的绝望斗法,那是真真意义上,有着强弱的分别,但却在结果定鼎之前难分生死的攻伐。
    而也正是在这一刹那间,伴随着楚维阳内蕴的道法与形神的蜕变与升华,那顷刻间盛极的玉光清辉之中,属于太上八卦炉的玉质辉光在刹那间大盛。
    一切的变演之中,万象的驳杂以十分简明的汹涌澎湃,在这顷刻间搅动起了那炉中的雷火。
    伴随着至道的雷霆与焰火与爆鸣声音轰击着炉壁。
    那刹那间,是狂风涌动,是暴雨翻卷,是雷霆轰鸣。
    在那风雨雷霆所酝酿在楚维阳身周的风暴之中,是真正意义上无量量劫的至道神韵在这一刹那间冲霄而起,那一刻,不再是楚维阳的岁月之力被踏天路上的风暴所撕扯。
    这一顷刻间,是楚维阳主动以己身的力量所引动与显化着风暴,这一顷刻间,是楚维阳主动在形与质的轮转变化之中,使得岁月变演成的雷霆刹那间如同罗网也似,轰击在那汹涌的风暴里。
    这一刻,是楚维阳主动脚踏与身裹着无量量劫的力量,在宇宙辉光的明灭轮转之中,主动的迎着攻伐,走向无垠的岁月节点,走向无垠的须弥节点,走向那无量的死生攻伐的战场!
    第1011章 一釜煮江腾雾霭
    倘若说,在这顷刻间的蜕变与升华之前,楚维阳直面着那原始凶兽的时候。
    彼时的岁月光阴的力量延展与铺陈开来,恍若一道在楚维阳面前横贯的滔滔大江大河也似,在真正切实的奔涌之中,教道人洞见那岁月本身的滂沱,洞见岁月贯穿始终的意蕴。
    但是同样的在这一过程之中,当楚维阳需得直面同样在这滂沱江河之中,随着岁月一同贯穿始终的存在的时候。
    那刹那间,翻涌的江河在每一朵浪花的腾跃之中凝固,进而,当楚维阳立身在原地的岸边处静立的时候,是那一整道浑厚的江河,在这顷刻间,不拘是楚维阳的面前,还是来源处,又或者尽头处,那一切贯穿始终的力量本身,在顷刻间咸皆像是蒸腾而起的水幕。
    那兜头砸落的顷刻间,是那贯穿始终的力量在不断地撕扯着楚维阳。
    那是原始凶兽的攻伐,但是其真正攻伐的本质,却是在这样对于楚维阳道法与形神的无限割裂过程之中,彻彻底底的以天地岁月须弥浑一的力量将楚维阳一切的存在,从任何的岁月,从任何的须弥之中拔除开来。
    这使得楚维阳意识到,倘若他一朝真正败落,那么等待着楚维阳将并非是纯粹的殒亡,而是真正意义上的消失,消失在任何的岁月光阴与须弥天地之中。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